芙蕖蜉蝣与鹪鹩

唯有那吃人的老虎,心里竟觉得舍他不得。

直到十六岁那年【七】

·   ·   ·   ·  ·  ·


【七】

 *我说过,后面的剧情会变得荒唐,而且,我喜欢荒唐

*好的,我们来荒唐一下吧

*其实你们也可以理解为“放飞自我”

*有私设的

---------------------------------

01

金凌也没有想到,那个人怎么会来得那么快。

 

金凌在古旧的藏书阁,在泛着霉味和纸香的古书之中,找到了一本有关于秘术士的记录。

 

三个时辰前,金凌临摹了一张书上的召引图文,运功,随后那张符纸在点点的光晕中消失。

 

02

烛火一跳一跳的。


那人懒懒地在茶案对面,手支着脑袋,衣袖滑落到桌面上,露出了白皙的胳膊。

 

“找我什么事?”,那人向金凌那边挺起身子,迫使金凌正对着他的眼睛。

 

金凌被看得有些个不好意思,说实话,他长到那么大还没有几次这样地被人看着。那人眼神清澈到好像那眼睛只是一对窟窿,能穿过它直接看见脑后的房间,但是金凌被他看得发毛,好像自己在他面前赤身裸体。

 

“您就是传说之中的秘术士?”金凌很礼貌地说。

 

“不然呐?”那人只还是保持着原先的姿态。

 

金凌仔细地打量着眼前的人。那人是一种病姿美,身若细柳,细柳扶风。

 

“少年人,你是不是什么笔仙玩烦了,所以觉得无聊才找的我吧?”那人的声音听起来,像是沙沙的风声。

 

“不是不是!”金凌立即摇头,他可不敢得罪眼前这人。

 

“少年人,有什么事的话,咱能别不紧不慢吞吞吐吐或者是兜圈子吗?其实你烧符纸的时候我离这儿很近的,但是为什么我还是来晚了一些呢?我为了你推掉了好几个场合和牌局的,你懂不懂?”那个秘术士说。

 

金凌顿时感觉到自己受宠若惊,“为了我?其实不用这么着急的”,金凌随后摸着脑袋干干笑了几声,像极了地主家里的傻儿子。

 

“少年人,实话跟你说了吧。从古到今,知道有秘术士的有几人?确信秘术士不是传说的有几人?知道怎么联系到秘术士的有几人?知道又真的行动了的又有几人?”那个秘术士说。

 

金凌被他说的一愣。

 

“是的,少年人,我曾跟着师父确实做过几个客户。但是,师父去了以后,我就再也没有碰到过工作。所以,你,你是我的第一个客人。懂了没有?”那个秘术士说。

 

金凌只好点点头。

 

“好吧,少年人,你到底想要什么?”秘术士坐正了身子。

 

金凌壮着胆子说了出来,其实他也一直想找人倾诉。金凌声音虽然不算大,但是字字坚定,目中有光。

 

“我要能当着他的面,叫他,晚吟。”

 

说毕,是像是退潮后的那种压人的寂静。

 

那秘术士掐了几下指。

 

“好,我能办到,那你能给我什么?”这几个字说的甚是冰冷无情,好似嗜血的商人在要价。

 

金凌在烧完了召引图文后也一直在想这个问题。

 

这个问题可不能轻视,因为秘术士他不收钱。

 

金凌找到的那本书上有记载:“昔有落魄文人,烧引图文,得见秘士。秉烛夜谈,心愿洞明,曰:步步高升,马上封侯。秘士嗤之,问其价所何偿。文人穷贫,家徒四壁,无所依怙,无有妻儿,曰:能得赊否,愿既成,便得还。秘士不允,顷之,曰:汝有童贞,尚未失之,所谓能偿。”秘术士就是这种群体。

 

那个秘术士打破了沉静,“我看在你是那么久之后的我的第一份工作的情况上,我就要你的一副字。可好?”

 

金凌又是感觉到天上掉了馅饼,他原来以为秘术士要剜出仙子的心脏什么的呐,“真的?”金凌继续试探地问。

 

“妈的,你快给我写几个字。我好久都没工作了,连骨髓都是痒的,你们能不能理解啊。”那个秘术士又回到了原来的疲懒神情。

 

金凌拽过一张熟宣来,提笔就写,但脑子一片空白,只好写了《周易》中的有名的几个字“天行健”。其笔走龙蛇之态,不亚于当年夷陵老祖之姿。

 

秘术士接过金凌“墨宝”,随便地从腰上拿下一个乾坤袋然后把字装了进去。

 

“好,那我们这就谈妥了,以下进行细节的探讨。”秘术士说。

 

金凌睁大眼睛,点点头。

 

“诶,等等。你铸剑吗?”

 

“不。”

 

“你要纹身吗?”

 

“不。”

 

“那么你要画壁画吗?”

 

“也不。要和我的那个要求有什么关系吗?”金凌问。金凌感觉很奇怪。

 

“我还认识很多这样的末代传人朋友,他们都在等待着空谷足音,你有需求就尽管提啊,不要客气。懂了吗?”

 

金凌明白了,原来只是一群技痒的单纯手艺人。

 

“好,进入正题。我可以给你们下药,让你们爱到昏天黑地。”秘术士说。

 

“不好,是用药的,不是真心爱的,我不要。”金凌皱着眉,快声说,眼神坚毅。

 

“那么,我让你变成另外一个女子,你再去接近你舅舅,可好?”秘术士说。

 

金凌先是很开心,但随即问道,“如果我变成了另外一个人,那金凌呢?”

 

“我可以去刺杀你啊。小宗主大人,我还可以装扮成别人的模样,你想借机除掉谁都可以的。”秘术士说。

 

金凌随后立即开口,“那样的话,我舅舅会是多伤心啊。”

 

“不这样的话,你有什么更好的办法?你是秘术士,还是我是秘术士?”

金凌语塞。

 

“小少年啊,我跟你说,像是你舅舅这样的人,是突破不了自己来喜欢你的。你真的只有换一个身份。”秘术士说。

 

金凌垂下头,目光混沌不清,只有紧紧地抓握着自己的剑。

 

秘术士见他仍是迟疑,便自顾自地玩弄起茶具。

 

金凌抬起头来,面目犹豫,可是随后他就像是一个漏了气的气球一样,苍白一声,“好。”

 

秘术士语速变得快了起来,语气也变得精干。“那好,我去接近一下你的舅舅,看看他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到底更喜欢一个什么样的女人。然后你这几天做足准备和打算,三日之后我便将你刺杀。而后,你的尸身会躺在你家里准备的棺材和坟墓里,我会带着你的魂魄,去给你做一个新身子。当然,我还会复制一个你的魂魄,以备他们问灵什么的。你可听见。”

 

金凌颤抖着点点头,神色里有向往也有不忍。

 

“还有,做一个身子要时间,你适应这个身子也需要时间。然后同时地,你要练习做一个女子。一具皮囊下的你还是你,熟人的话只需你的眼神和语气语调便能将你人出来。你可懂得?”秘术士说。

 

03

别人家的孩子在十六岁那年当了丈夫。

 

别人家的孩子在十六岁那年当了父亲。

 

别人家的孩子在十六岁那年吃喝嫖赌。

 

别人家的孩子在十六岁那年可能还在精心制造的襁褓之中。

 

金凌,在十六岁那年,找到了一本古书。在秘术士的匕首刺下之后,疼痛让他感觉五识俱明。他想,那可能是在他的十六个春秋之中,除了仙子之外,上天赐予的最好的礼物。

 

TBC

点我来看看曾经金凌的舅妈标准

 


假如薛洋是你的哥哥

{现代设定 }


小的时候。

你背着包进入家门。

“怎么,瞧你这样儿,是不是被别的小孩欺负了?”

你忍着眼泪,为了不哭出来,只能点点头。

”哥跟你说,下次你再遇到他,你就直接把他裤裆里那根抽出来,当橡皮筋使,做成弹弓,射他家的玻璃。“

 

你长大一些。

你背着包进入家门。

他递给你一支糖葫芦,摸摸你的头。“怎么了,看你这含嗔带泪的,比小姑娘都好看。”

你低头不语。

“跟同学打架了?”

“嗯。”

“我跟你说过多少次,下手不要心软。下次你就直接打鼻梁,鼻子一酸,他们眼睛也就看不清楚了。”

你揽住他的肩头,在他怀里大哭。你还发现,其实你胳膊短,揽不住整个的他。

 

你再长大一些。

你背着包进入家门。

你恭恭敬敬地双手把一盒糖放在他面前。

他手摸摸下巴,挑着眉毛,似笑非笑。“怎么,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少爷您有什么事儿吗?”

你走近他,还嫌不够近,于是贴着他的耳朵,轻声说:“兄长大人,我要家长签字。您懂得。”

 

你再长大一些。

你背着包进入家门。

他先开口:“你是不是抽烟了?”

你下意识地手按住口袋,睁大眼睛,像鸡啄米一样地点头。

“首先,你身上烟味儿很重,然后,你的口袋鼓出来了一个长方形。”

你被识破很慌张。“感谢兄长大人教诲。”

“还有啊,你玩的那破游戏我给你打到满级了。那是设计的什么玩意儿啊,怎么那么弱智呐。”

 

你再长大一些。

你背着包进入家门。

你胳膊底下夹着一盒牛奶巧克力。

你像过去的多少年一样看向沙发上。

没有慵懒地窝着的人,也没有把腿搭到茶几上的人。

哦,那人好像走了。

对,他走了几周,几个月,或者会是几年。

还有,他可能明天回来,也可能永远都不回来。

 


他们是ps术中的哪一种操作【2】

11.魏无羡。

他的时间线贯穿了整个的故事。

所以

“时间轴”(如果你只会做补间动画也是够用的)


12.温宁。

小天使。小天使就是让人感觉到治愈。(个人的理解)

所以

“液化”,治愈到心都变形了


13.蓝思追

也是小天使。

所以

“污点修复画笔”之类的。治愈到心都完整统一了。


14.含光君蓝湛。

眸色清冷。

所以

“减温滤镜”(我的ps里是这么翻译的)

去年去九寨沟拍的片子。

因为是去年,所以拍的不好。(我这一年也要进步的啊)

以后还会陆陆续续地放出来一些。

怎么给风景后期的,其实我在这一块兴趣不大。

其实前期也没拍好。

直到十六岁那年【六】

*我卡文了
*卡了
*以后的剧情会变得荒唐
*我喜欢荒唐
--------------------



金凌写道:

“我要能当着他的面,叫他,晚吟。”

而后,金凌人不知去了何处。

雨穿过窗框进来,打湿了桌上熟宣上的字迹,纸面上像是开出来黑色的花朵。

他们是ps术中哪种操作?

他们是photoshop中哪种操作?

惊!一个写同人文的竟然身负野生技术。

读前须知
❶一下纯属个人观点,属于卡文的产物
❷photoshop技术博大精深,做一张图的效果,就像解一道数学题,当然是有多种方法的,没有定论
❸我就是个玩ps时间长了些的爱好者而已,没花过钱去学
❹欢迎大家来和我探讨技术哈
---------------------------

1.白瞳少女阿箐。
一生装盲却因此看清世间百态。
所以(一个观察图层)
先建一个黑的纯色图层,颜色是混合模式,再来个曲线调整图层去拉个大S(对比度很强烈了对不对)

2.明月清风晓星辰,傲雪凌霜宋子琛。
一人白衣,一人黑衣。
所以
去色阀值色阶一起上,就不信你们变不成纯黑白图像。

3.脸方尊金光瑶。
强颜欢笑,演技高强。
所以
(就决定是你了)滤镜库(配合着其他操作,功能强大,可以多种特效)

4.蓝曦臣蓝大
月为曦臣,配剑朔月,为人温和。
所以(柔焦效果)
ctrl+j一层,高斯模糊什么模糊的,还有像素值你喜欢就好,然后叠加

5.蓝忘机蓝婉君
连醉酒都是一副大义凛然的表情。
所以
(姑且)各种锐化吧(智能锐化高反差保留计算强光什么的,我有时常用)

6.威震四海云梦霸主江澄江晚吟
云梦双杰之梦,由爱变恨。
所以
反向,ctrl+i(反向也有大用,好吧,在我这儿什么都有用)

7.爱吃糖的薛洋,薛羊羊
爱吃糖?好吧,我理解为少女心(别打我)
所以
柔光图层(五十度中性灰高级商业级磨皮,纯色图层的柔光还对画面色彩有大用,画笔在片子角落里画几下柔光后就是漏光效果了)

8.蓝启仁蓝先生
又雅又正。
所以
参考线,或者是透视裁剪(保证够正)

9.温情
阿姐是厉害的医师。
所以
ctrl+z,撤销,够霸气了吧(多次撤销请按ctrl+alt+z)
或者,历史记录(你弄的多坏都能挽救,前提是你没ctrl+s哈)

10.聂二怀桑。
隐藏多年。
所以
ctrl+h,隐藏蚂蚁线(别打我,虽然真的看起来像是凑数的一条)



【魔道村】农活圣手江晚吟?!



麦田一望无际,在风里,看起来像是海上翻涌的浪涛。麦田金黄,是人们渴望的金子的颜色,是资本主义童话里王子和公主头发的颜色。

欧阳生产队长带着他的队伍站在乡间土路的这一头。

欧阳队长,隶属于“三天赶英,五天超美”生产队,他足踏一双黑布鞋,身穿蓝色长裤,扎一条黑色皮带,上身是蓝白相间的海魂衫。

再看他身后,他身后是雇农们。大领导人有言:雇农是农村里面的无产阶级,是不可小觑的革命力量。他们身穿红背心,上面印着“农业学大寨”。他们的面皮横沟纵壑,他们的表情苦大仇深,他们的眼里有光,那是革命的光芒。

江澄带领着他的队伍站在路的这一边。

云梦村村长,云梦生产队队长,云梦红卫兵统领,云梦民兵团长,云梦临时武装部部长,云梦一把手,就是他——江澄。

江澄足踏解放鞋,穿着卡其布长裤,腰扎棕褐色宽条武装带,上身着的确良衬衫,袖口挽到胳膊肘。

再看他身后,那是来自于五湖四海的知青们。雇农很革命,但是知青们也不好惹!他们在江澄身后,站得笔直,一个个都似旗杆插在田地里。他们还时不时的推推眼镜,随后向那一边自信地看过去。

欧阳队长取下别在耳后的烟,点燃,深吸一口,缓缓吐出。“本人听闻江村长上任以后,励精图治,云梦的亩产长了几百斤。真是先进事迹,值得去学习啊。”

欧阳队长比江澄年长不到十岁,语气却像是对一个毛头孩子。他边说话还边打量江澄,说实话,这真是一个展扬的后生。

江澄神情沉稳自信地面对着对面一群乌泱泱的人。

江澄双眉一扬,“分内之事,这都是我们云梦人民的劳动成果。不知欧阳队长约我们到此,有何指点呐?”

“既然江村长如此爽快,那我也就长话短说,开门见山了。我们生产队叫做“三天赶英,五天超美”,那自然很自信的。在跑进了共产主义之前,我们想先把你们超了。”

欧阳宗主说着,他身后还闪出来一个小孩,也是上身海魂衫,却还带了一个假领子。听闻那是欧阳队长的孩子,双字“子真”。

江澄听闻了欧阳宗主的话,还看见了一个装模作样带假领子的小孩,顿时感觉很滑稽。“嘶”,江澄轻蔑地从舌尖系一小口气,像是毒舌吐信的声音,随后从鼻子里喷出一个冷笑来。

“那欧阳队长想要怎么超过我云梦啊?”江澄说。

欧阳队长笑了笑,“这不儿,该收麦子了,你们一亩,我们一亩,就看看哪边的先收完。”

欧阳队长做这个打算前,是有仔细盘算的。他信任自己与土地、与庄稼的友谊与默契。

然而他面对的是江澄。江澄精通一切农活,还极善鞭法,无论是多烈的马、多犟的牛还是多懒的驴,都对他俯首称臣。

在这两军都沉默思考的时候,欧阳子真突然就说话了。

“知青叔叔哥哥们,我前两天找着了本书,我爹说封面上印的是《纯粹理性批判》,你们有兴趣的话,可以来我家看啊。”

好个欧阳队长,居然想拿康德贿赂知青们,让他们放水。

知青们学着江澄的语气说,“呵,康德?在云梦,我们每天都看《参考消息》。”

欧阳队长便只好说,“那么江村长,就你我二人比试比试可以?”

“好。”江澄长眉一挑,爽快答应。

欧阳队长以为江澄只是爆发力好,持久不了,再加上自己割麦子多少年积累的技巧,会赢。可是他错了。

他见到江澄手持镰刀,割麦子像是割豆腐一样。江澄的腰弯得像铁钩子,从衣服下鼓出来的腱子肉像是榆树根那么硬实。

欧阳队长输得心服口服。

草草告别云梦一队人,欧阳队长向自己队的手扶拖拉机缓步走去。

手扶拖拉机后有浓郁的黑烟冒出来。

“怎的了?”欧阳队长说话有气无力。

拖拉机手说:“队长,咱来的时候开得太快了,不知道把什么零件颠掉了,现在应该走不了了。”

欧阳队长欲哭无泪。



——————————————————

我可是看过《平凡的世界》的男人

【晚安】来到你的小星球

睡前故事,祝你好梦

(阵容豪华,猜猜都有谁)

——————————

你在自己的小星球上,打理完你那一座火山,直起腰来。一眼瞥去,宇宙浩大绚烂。

你网住了几颗流星,它们带着你远行。这便是你旅途的开始。

第一颗小行星。

第一颗小行星上有一位宗主。

“哦,坐下吧。”他身后的墙壁上画着太阳图纹。

“这儿可真热。”你说。

“这儿没有火炉,没有煤炭。”有点微胖的那个大叔说。

“可是这里有你。”你觉得这么热可能是他的体温。

“这里没有与太阳争辉的宗族,也没有昏庸好战的宗主。只有······只有一个研究命数研究得昏了头的学者。”

“什么意思?”你很不解。

“就是说:历史一定要有人推动,好人也好,坏人也好。而我,这个坏人由我当。不然哪会刺激人才成长,哪会加速天下的发展呐?我既可以作为好人来推动它,又可以作为坏人来推动它,没人来当这个坏人,那我就来当一下了。”

“啊?”你还是不理解大叔到底要表达什么,“那么说,你其实是个好人了?”

大叔眯着眼,很高深地笑了笑。

你注意到了他身后墙上挂的物什儿们。

“是的,刑罚是一种艺术。”微胖的大叔说。

第二颗小行星。

你一着陆,便踏上了茫茫雪原。还在下雪。

你四处奔走,终于看见了一个黑衣人。

你好不容易走进他,他却还在行走,将你落下一段距离。

你一直追赶他,你喘着粗气地说,“慢...等等我。”

那黑衣人转头看向你,一双眼睛深邃又清明。

“能不能停一下?”你问。

黑衣人左手握紧拂尘,在空中一挥,飘落着的白雪在空中停留,那分明是几个字,“我不能停”。

第三颗小行星。

其实也不能严格地说你曾来到过这颗小行星,因为你只是看见了它。

这颗星星很小,只有一只紫色的刺猬,刺猬在守护着五朵莲花。

你也庆幸没有登陆这颗星星,因为那样会被刺猬扎到。

第四颗小行星。

荒寒萧索,枯败贫瘠。却又是很大一颗星星。

日落了。你不禁想起自己的小星球的日落,在你的小行星上,你只需要把椅子移几步,就能看到白天将尽与夕阳西下的微光。

落日的余晖里,抱着腿坐着一个人。他赤身裸体,头发披散着。

金色的光芒涂满了他整个人,好像他穿上了黄金做的衣裳。

他好像发现了你在看他,他缓缓转过头来。

他对你微微一笑,却是有清泪滑出眼眶,滑掉脸颊。

不知道为什么,你突然感到很难过。

第五颗小行星。

星星的主人好想有些不开心你的到来。

“哇...你这里好多书啊!”你对他的收藏很是佩服。

“老夫比少侠年长,少侠不可称老夫为你。”

“你叫老夫吗?”

那系着抹额的瘦大叔的眉毛跳了几下。

第六颗小行星。

上一颗星星的先生把你教育了一顿,你也变成了一个重视礼貌的人。

“乍是来访贵方,甚是冒犯。”说完,你还像模像样地作了一揖。

你继续说:“敢问先生如何称呼?。”

那人眼睛亮了起来,“你可知道从来没有人这样叫过我。”

他亲切地拉住你的手腕,开始带着你参观他的小星球。

见他如此亲善,你也和他聊得很开心。

“你想要回自己的行星吗?”他说。

“嗯!”你立即点点头。

“我曾读到过相关书籍,应该会对你有些帮助。”他说。

他还拆了自己所有的布匹,给你做了一个大网。

“这样,你就可以借助更多流星了,也能去到更远的地方。”他说。

你慢慢远去,看见他挥着手的身影越来越小。

。。。

大丐帮的燕云太好看了吧

直到十六岁那年【五】


*鬼知道我写的是什么
*就喜欢阿凌这样的干干净净的喜欢



舅舅语录(金凌写完这几个字,停了一停,又把它们划掉,重新下笔)

呜呼!盛德大能威震四海云梦霸主江公名澄字晚吟宗主当头棒喝醍醐灌顶真言:

一,金凌,还不快去睡觉

二,金凌,瞧你疯的,自己看看自己是什么样子。还玩,给我快去练剑。

三,来了就听我安排,不然别再来莲花坞找我

四,都什么时候了,还睡!(然后舅舅就会粗暴地掀开我的被子)

五,管好你的狗,不然我把它炖了信不信

六,你信不信我打断你的腿!

七,看我明天怎么收拾你!

舅舅,你可知道当初你这么说后,我有多害怕吗?后来才知道,你也只是说说罢了。你才不会真的打我。你只最多敲敲我的脑袋,拧我耳朵也不使劲。

舅舅,你总是在这样地给我惊喜。

我们今天在温泉沐浴,我见到你胸前有鞭痕,我问你。

你的目光突然就有了闪避和惊惶。一瞬间,但是我看见了。然后,你离去,大大的池子里就剩了我一个人。

难道是舅舅你以前练鞭子的时候,自己伤着自己了?虽然有些奇怪,但是我不能编造出其他的答案。

我见过盛怒的舅舅,我见过强势的舅舅,我见过平静的舅舅,我见过忙碌的舅舅,我见过阴鹫的舅舅,我还见过护着我的短的舅舅。但是我从来没见过这样的舅舅,为什么我只是问了一下,他就推辞离开了呐?

我错了,我不该多嘴多舌,像个婆婆妈妈的妇女。不就是一道疤吗,问甚的问。我是不是真的惹得舅舅不开心了。

阿凌错了。

但是将来我若夜猎归来,我们还在同一处温泉沐浴,你见了我一身疤痕,我会把它们的故事全都告诉你。应该那时,你还会为我担心吧,你还会喊着要打断我的腿。

那我不妨自学点医术?医好我的腿,医好仙子的腿,顺便医好舅舅的疤痕。

----------
*更得太少,但还是更了

*我有点卡,最近都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