芙蕖蜉蝣与鹪鹩

唯有那吃人的老虎,心里竟觉得舍他不得。

【魔道祖师】(凌澄 )直到十六岁那年

向原著致敬
有点儿OOC

1.
月前,金家密谋穷奇道截杀,奈何魏温变化无常,众修士殒命。
又:金子轩闻讯前去,亦然。

长夜凉风,孤月繁星。

“江宗主,小的就先行退下了。”金家家仆将江城带到江厌离屋前,闪身退下。

屋窗紧闭。从外面看过去,屋里灯火阑珊,应该是江厌离只点了几根蜡烛。

江澄双目微闭在屋外静静站了一会儿,而后深吸一口气,缓缓走过去敲门。

“可是阿澄来了!”若是江厌离的声音以前像银铃的话,现在就是像柔纱,有些轻有些哑还有些朦胧。

江澄推门进去,江厌离正朝他走过来,她精神是有些回转但是仍难掩忧伤。他向里面看看,他的外甥正在床上熟睡。

姐弟二人在桌旁坐下。

江澄尽力提一些欢快的,远离那段时间的话题。

“阿姐,金凌那小子长沉多少了?”江澄问。

“要不然阿澄抱一抱吧,这样不就知道了。”江厌离绽出一个微笑。

“他睡着了,不要弄醒他。”虽然说金凌是他的外甥,但江澄还是有些抗拒。

床上忽然有了动静。原来是金凌睡醒了,在自己瞎固秋(gù qiū)。

江厌离遍将金凌抱了过来。

金凌生的比预期早一些个,所以现在长了长才有点正常小孩样子,但还是有点瘦有点黑。

金凌竟然只知道看着江澄,小嘴还一张一闭的。

“阿澄你抱抱他吗。”江厌离轻轻笑着看向江澄。

江澄知道自己该抱一抱,但是还是伸不出双手,不知道是被金凌黑黑的眼睛看得,还是别的。为了让江厌离开心,江澄便只得伸出一根手指去戳戳金凌。见江厌离眼里的色彩浓了一些,江澄索性就打算戳一戳金凌的脸。

江澄便绷紧了一胳膊的肌肉,克服金凌直勾勾的目光,克服金凌一身的奶香味,克服自己的手抖,抱有一击就斩杀妖兽的决心,怀着云梦江氏的风骨……反正就是皱着眉头慢慢地摸向金凌的脸。

但金凌自己伸手,握住江澄的手指。而后金凌就笑了,还发出了短促而清晰的一声。不知是金凌打隔,还是咳嗽,或者是笑出声音来了。

TBC

评论(5)

热度(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