芙蕖蜉蝣与鹪鹩

唯有那吃人的老虎,心里竟觉得舍他不得。

【魔道祖师】(凌澄)直到十六岁那年 2

2.

金凌到了能满地跑的年纪了。

脸肥嘟嘟的,随着步伐一颤一的。对了,金凌腰上还挂了个小银铃,走起步子来就“铃铃铃”地响。

金凌现在见到江澄就去抱江澄的腿,并且奶声奶气地一个劲地叫“舅舅”,然后抬头对着江澄笑,江澄刚开始还会答应几声,然后和金凌说几个僵硬的小短句。但是金凌还是只抱住江澄的腿,脸一边蹭江澄的裤子一边继续叫“舅舅”。江澄就只得一直站在原地。

江澄很苦恼,谁知道他这个小外甥到底是个怎么回事儿。

其实几年前江澄是遇到过这种情形的,那时候他是去乱葬岗找魏无羡,突然就被路边窜出来的一个小孩抱住了腿。他对这个抽着鼻涕的小孩很是嫌恶,很是想要一脚把阿苑踢开。还是小狗比小孩好,当时江澄这么想。

但是现在他观念转变一些了,因为阿凌是他唯一的血亲,而且阿凌从一只小猫那么大长到现在这样而且还变好看了,这让江澄感到很神奇。

有时江澄还会把金凌放在腿上坐一会儿,这真的让金凌很开心。金凌就会开心到语无伦次,就是说原来就说地别扭的话现在更是让人听不懂。金凌就会咿呀咿呀地说着然后对江澄上下其手,有时他摸向江澄的脸,江澄就回皱着眉毛往后缩脖子。有时金凌会摸摸江澄手上的紫电,还会摸摸三毒的剑柄。世间也就是金凌能放心大胆地这么做了,要是别人,嘿嘿,三毒圣手一鞭就抽得他魂飞魄散。

等离了金凌,江澄第一件事就是换衣服,因为金凌眉间的朱砂都蹭到他衣服上去了。

评论

热度(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