芙蕖蜉蝣与鹪鹩

唯有那吃人的老虎,心里竟觉得舍他不得。

直到十六岁那年 四(凌澄)

*我回来了
*欠下的坑要一个字一个字地还
*改为金凌第一人称叙述
*我本来就爱写第一人称的,但一直没反应过来同人也能第一人称
*瑶瑶客串(完了,我居然想写恶友组了)
*一小更



我翻来覆去地睡不着,点上一根蜡烛,看看仙子,它竟然酣然大睡,肚皮随着呼吸一鼓一鼓地。

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突然就变得这样神经兮兮,居然还拿起了笔。

天呐,遇到不会写的字真难受,有没有那种术法啊。我现在能写的字不多,能写出来的也不太好看。

白天,小叔笑着摸摸我的头,说我要是好好练字就一定能写好。我不太开心小叔摸我的头,感觉就像是我摸仙子的头一样。但是我很希望舅舅能那样子多摸摸我,舅舅的手很大,很温暖。

今天我不小心跌倒在小叔面前,我发现小叔的鞋底很厚。躺在床上前,我算了半天,原来小叔是比其他人矮上半个头到一个半头的。但是我不嫌小叔矮,因为小叔明天就会把我送到舅舅那里去。

有人问过我,是兰陵好啊,还是云梦好啊。这种问题当然不能当面回答,现在我要写下,我最喜欢舅舅的云梦了,我最喜欢舅舅的莲花坞了!嗯,这张纸不能让别人看见,我一定要把它撕掉,不好,撕掉还不彻底,我干脆把它吃掉。

明天,我就能见到舅舅了。舅舅会在大门口等我,会把我抱起来,我要是使劲粘着他的话,就能和舅舅在一起睡。我还能往舅舅的怀里拱,就像仙子拱我那样。

打雷了,看来是要下雨。雷是震,雨是坎。我要好好学习,这样舅舅也能高兴了。舅舅在我不在的时候会不会不开心呐?听说舅舅在校场抽人,抽得那些鬼道的人血肉横飞。小叔告诉我,要是我遇到了的话,不要看。

其实舅舅很好的,舅舅绝对不会对我坏的。上次我玩的从船上掉了下去,感冒了,舅舅说过要炖了我的仙子,可是仙子在云梦吃的比在兰陵好。

舅舅,舅舅。今天我还学了画画,我突然就想画一个舅舅。

好吧,我画不好。

画的是舅舅也不能扔了啊。那我就好好留着,希望舅舅能永远看不到我画的他。


TBC

评论(4)

热度(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