芙蕖蜉蝣与鹪鹩

唯有那吃人的老虎,心里竟觉得舍他不得。

来自温情阿姐的电话

(临死之前,阿姐有些语无伦次)

喂?魏婴吗?我是温情。

你先听我说。我和他们说了好半天,他们才同意我给你打电话的。

你听我说!

我们本来早就该不在了的,那个,谢谢你。和你在夷陵的日子,我们过的很开心。虽然你又犟又讨人烦,我说了要种萝卜的,我说了不让你进厨房的。

你...现在是能动了吧,我也没想到当真能一针到位。哈哈。(阿姐很无力地)

阿宁...阿宁他说他有机会想喝一口莲藕排骨汤。

咳咳。(温情阿姐哭了,试图用咳嗽声掩盖)

不必挂念,是时候该了结了的。

照顾好婆婆和阿苑。

那个...再见。


*有点短哈~
*可以拿走去录音的

评论(1)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