芙蕖蜉蝣与鹪鹩

唯有那吃人的老虎,心里竟觉得舍他不得。

金凌打给金子轩和师姐的电话


(当然不会有人接听,听筒那边传来的只有“嘟嘟”声)


喂?那个...我是金凌,那个人给我取的字是如兰。对,我是金凌,爹爹娘亲。

你们记忆里的我是不是很小啊。我现在比小叔都高了,但是我还没有舅舅高的。莲花坞现在很好,金鳞台现在也很好。

爹爹娘亲,我...我现在在很努力地练剑,我要手握岁华成为大剑仙。我现在能一个人出去夜猎了。我还有朋友,我们有时也会一起出去夜猎的。危险的地方我们当然不会去,但是舅舅还老是不放心。你们和他说说。

我小时候,小叔送我了一只小黑狗,我给它起名为仙子,现在仙子也快有半个人高了。你们那时候......莲花坞是不是不准养狗啊。舅舅他其实很喜欢仙子的呐。

娘亲,您做的莲藕排骨汤是很好喝的吧。舅舅不会做,我自己也不会做。您给我写封信,寄过来,教教我。我就在金鳞台......就在你们住过的那个小院子。

爹爹娘亲,你...你们在哪里,我想给你们写信,却不知道往哪里寄。

你...你们.....很好的吧。我....我也很好的,别....别担心。

(大小姐放下电话,蹲了下来,随后以手掩面。)

评论(2)

热度(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