芙蕖蜉蝣与鹪鹩

唯有那吃人的老虎,心里竟觉得舍他不得。

直到十六岁那年【五】


*鬼知道我写的是什么
*就喜欢阿凌这样的干干净净的喜欢



舅舅语录(金凌写完这几个字,停了一停,又把它们划掉,重新下笔)

呜呼!盛德大能威震四海云梦霸主江公名澄字晚吟宗主当头棒喝醍醐灌顶真言:

一,金凌,还不快去睡觉

二,金凌,瞧你疯的,自己看看自己是什么样子。还玩,给我快去练剑。

三,来了就听我安排,不然别再来莲花坞找我

四,都什么时候了,还睡!(然后舅舅就会粗暴地掀开我的被子)

五,管好你的狗,不然我把它炖了信不信

六,你信不信我打断你的腿!

七,看我明天怎么收拾你!

舅舅,你可知道当初你这么说后,我有多害怕吗?后来才知道,你也只是说说罢了。你才不会真的打我。你只最多敲敲我的脑袋,拧我耳朵也不使劲。

舅舅,你总是在这样地给我惊喜。

我们今天在温泉沐浴,我见到你胸前有鞭痕,我问你。

你的目光突然就有了闪避和惊惶。一瞬间,但是我看见了。然后,你离去,大大的池子里就剩了我一个人。

难道是舅舅你以前练鞭子的时候,自己伤着自己了?虽然有些奇怪,但是我不能编造出其他的答案。

我见过盛怒的舅舅,我见过强势的舅舅,我见过平静的舅舅,我见过忙碌的舅舅,我见过阴鹫的舅舅,我还见过护着我的短的舅舅。但是我从来没见过这样的舅舅,为什么我只是问了一下,他就推辞离开了呐?

我错了,我不该多嘴多舌,像个婆婆妈妈的妇女。不就是一道疤吗,问甚的问。我是不是真的惹得舅舅不开心了。

阿凌错了。

但是将来我若夜猎归来,我们还在同一处温泉沐浴,你见了我一身疤痕,我会把它们的故事全都告诉你。应该那时,你还会为我担心吧,你还会喊着要打断我的腿。

那我不妨自学点医术?医好我的腿,医好仙子的腿,顺便医好舅舅的疤痕。

----------
*更得太少,但还是更了

*我有点卡,最近都是

评论(10)

热度(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