芙蕖蜉蝣与鹪鹩

唯有那吃人的老虎,心里竟觉得舍他不得。

【魔道村】农活圣手江晚吟?!



麦田一望无际,在风里,看起来像是海上翻涌的浪涛。麦田金黄,是人们渴望的金子的颜色,是资本主义童话里王子和公主头发的颜色。

欧阳生产队长带着他的队伍站在乡间土路的这一头。

欧阳队长,隶属于“三天赶英,五天超美”生产队,他足踏一双黑布鞋,身穿蓝色长裤,扎一条黑色皮带,上身是蓝白相间的海魂衫。

再看他身后,他身后是雇农们。大领导人有言:雇农是农村里面的无产阶级,是不可小觑的革命力量。他们身穿红背心,上面印着“农业学大寨”。他们的面皮横沟纵壑,他们的表情苦大仇深,他们的眼里有光,那是革命的光芒。

江澄带领着他的队伍站在路的这一边。

云梦村村长,云梦生产队队长,云梦红卫兵统领,云梦民兵团长,云梦临时武装部部长,云梦一把手,就是他——江澄。

江澄足踏解放鞋,穿着卡其布长裤,腰扎棕褐色宽条武装带,上身着的确良衬衫,袖口挽到胳膊肘。

再看他身后,那是来自于五湖四海的知青们。雇农很革命,但是知青们也不好惹!他们在江澄身后,站得笔直,一个个都似旗杆插在田地里。他们还时不时的推推眼镜,随后向那一边自信地看过去。

欧阳队长取下别在耳后的烟,点燃,深吸一口,缓缓吐出。“本人听闻江村长上任以后,励精图治,云梦的亩产长了几百斤。真是先进事迹,值得去学习啊。”

欧阳队长比江澄年长不到十岁,语气却像是对一个毛头孩子。他边说话还边打量江澄,说实话,这真是一个展扬的后生。

江澄神情沉稳自信地面对着对面一群乌泱泱的人。

江澄双眉一扬,“分内之事,这都是我们云梦人民的劳动成果。不知欧阳队长约我们到此,有何指点呐?”

“既然江村长如此爽快,那我也就长话短说,开门见山了。我们生产队叫做“三天赶英,五天超美”,那自然很自信的。在跑进了共产主义之前,我们想先把你们超了。”

欧阳宗主说着,他身后还闪出来一个小孩,也是上身海魂衫,却还带了一个假领子。听闻那是欧阳队长的孩子,双字“子真”。

江澄听闻了欧阳宗主的话,还看见了一个装模作样带假领子的小孩,顿时感觉很滑稽。“嘶”,江澄轻蔑地从舌尖系一小口气,像是毒舌吐信的声音,随后从鼻子里喷出一个冷笑来。

“那欧阳队长想要怎么超过我云梦啊?”江澄说。

欧阳队长笑了笑,“这不儿,该收麦子了,你们一亩,我们一亩,就看看哪边的先收完。”

欧阳队长做这个打算前,是有仔细盘算的。他信任自己与土地、与庄稼的友谊与默契。

然而他面对的是江澄。江澄精通一切农活,还极善鞭法,无论是多烈的马、多犟的牛还是多懒的驴,都对他俯首称臣。

在这两军都沉默思考的时候,欧阳子真突然就说话了。

“知青叔叔哥哥们,我前两天找着了本书,我爹说封面上印的是《纯粹理性批判》,你们有兴趣的话,可以来我家看啊。”

好个欧阳队长,居然想拿康德贿赂知青们,让他们放水。

知青们学着江澄的语气说,“呵,康德?在云梦,我们每天都看《参考消息》。”

欧阳队长便只好说,“那么江村长,就你我二人比试比试可以?”

“好。”江澄长眉一挑,爽快答应。

欧阳队长以为江澄只是爆发力好,持久不了,再加上自己割麦子多少年积累的技巧,会赢。可是他错了。

他见到江澄手持镰刀,割麦子像是割豆腐一样。江澄的腰弯得像铁钩子,从衣服下鼓出来的腱子肉像是榆树根那么硬实。

欧阳队长输得心服口服。

草草告别云梦一队人,欧阳队长向自己队的手扶拖拉机缓步走去。

手扶拖拉机后有浓郁的黑烟冒出来。

“怎的了?”欧阳队长说话有气无力。

拖拉机手说:“队长,咱来的时候开得太快了,不知道把什么零件颠掉了,现在应该走不了了。”

欧阳队长欲哭无泪。



——————————————————

我可是看过《平凡的世界》的男人

评论(3)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