芙蕖蜉蝣与鹪鹩

唯有那吃人的老虎,心里竟觉得舍他不得。

假如薛洋是你的哥哥

{现代设定 }


小的时候。

你背着包进入家门。

“怎么,瞧你这样儿,是不是被别的小孩欺负了?”

你忍着眼泪,为了不哭出来,只能点点头。

”哥跟你说,下次你再遇到他,你就直接把他裤裆里那根抽出来,当橡皮筋使,做成弹弓,射他家的玻璃。“

 

你长大一些。

你背着包进入家门。

他递给你一支糖葫芦,摸摸你的头。“怎么了,看你这含嗔带泪的,比小姑娘都好看。”

你低头不语。

“跟同学打架了?”

“嗯。”

“我跟你说过多少次,下手不要心软。下次你就直接打鼻梁,鼻子一酸,他们眼睛也就看不清楚了。”

你揽住他的肩头,在他怀里大哭。你还发现,其实你胳膊短,揽不住整个的他。

 

你再长大一些。

你背着包进入家门。

你恭恭敬敬地双手把一盒糖放在他面前。

他手摸摸下巴,挑着眉毛,似笑非笑。“怎么,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少爷您有什么事儿吗?”

你走近他,还嫌不够近,于是贴着他的耳朵,轻声说:“兄长大人,我要家长签字。您懂得。”

 

你再长大一些。

你背着包进入家门。

他先开口:“你是不是抽烟了?”

你下意识地手按住口袋,睁大眼睛,像鸡啄米一样地点头。

“首先,你身上烟味儿很重,然后,你的口袋鼓出来了一个长方形。”

你被识破很慌张。“感谢兄长大人教诲。”

“还有啊,你玩的那破游戏我给你打到满级了。那是设计的什么玩意儿啊,怎么那么弱智呐。”

 

你再长大一些。

你背着包进入家门。

你胳膊底下夹着一盒牛奶巧克力。

你像过去的多少年一样看向沙发上。

没有慵懒地窝着的人,也没有把腿搭到茶几上的人。

哦,那人好像走了。

对,他走了几周,几个月,或者会是几年。

还有,他可能明天回来,也可能永远都不回来。

 


评论(10)

热度(1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