芙蕖蜉蝣与鹪鹩

唯有那吃人的老虎,心里竟觉得舍他不得。

直到十六岁那年【七】

·   ·   ·   ·  ·  ·


【七】

 *我说过,后面的剧情会变得荒唐,而且,我喜欢荒唐

*好的,我们来荒唐一下吧

*其实你们也可以理解为“放飞自我”

*有私设的

---------------------------------

01

金凌也没有想到,那个人怎么会来得那么快。

 

金凌在古旧的藏书阁,在泛着霉味和纸香的古书之中,找到了一本有关于秘术士的记录。

 

三个时辰前,金凌临摹了一张书上的召引图文,运功,随后那张符纸在点点的光晕中消失。

 

02

烛火一跳一跳的。


那人懒懒地在茶案对面,手支着脑袋,衣袖滑落到桌面上,露出了白皙的胳膊。

 

“找我什么事?”,那人向金凌那边挺起身子,迫使金凌正对着他的眼睛。

 

金凌被看得有些个不好意思,说实话,他长到那么大还没有几次这样地被人看着。那人眼神清澈到好像那眼睛只是一对窟窿,能穿过它直接看见脑后的房间,但是金凌被他看得发毛,好像自己在他面前赤身裸体。

 

“您就是传说之中的秘术士?”金凌很礼貌地说。

 

“不然呐?”那人只还是保持着原先的姿态。

 

金凌仔细地打量着眼前的人。那人是一种病姿美,身若细柳,细柳扶风。

 

“少年人,你是不是什么笔仙玩烦了,所以觉得无聊才找的我吧?”那人的声音听起来,像是沙沙的风声。

 

“不是不是!”金凌立即摇头,他可不敢得罪眼前这人。

 

“少年人,有什么事的话,咱能别不紧不慢吞吞吐吐或者是兜圈子吗?其实你烧符纸的时候我离这儿很近的,但是为什么我还是来晚了一些呢?我为了你推掉了好几个场合和牌局的,你懂不懂?”那个秘术士说。

 

金凌顿时感觉到自己受宠若惊,“为了我?其实不用这么着急的”,金凌随后摸着脑袋干干笑了几声,像极了地主家里的傻儿子。

 

“少年人,实话跟你说了吧。从古到今,知道有秘术士的有几人?确信秘术士不是传说的有几人?知道怎么联系到秘术士的有几人?知道又真的行动了的又有几人?”那个秘术士说。

 

金凌被他说的一愣。

 

“是的,少年人,我曾跟着师父确实做过几个客户。但是,师父去了以后,我就再也没有碰到过工作。所以,你,你是我的第一个客人。懂了没有?”那个秘术士说。

 

金凌只好点点头。

 

“好吧,少年人,你到底想要什么?”秘术士坐正了身子。

 

金凌壮着胆子说了出来,其实他也一直想找人倾诉。金凌声音虽然不算大,但是字字坚定,目中有光。

 

“我要能当着他的面,叫他,晚吟。”

 

说毕,是像是退潮后的那种压人的寂静。

 

那秘术士掐了几下指。

 

“好,我能办到,那你能给我什么?”这几个字说的甚是冰冷无情,好似嗜血的商人在要价。

 

金凌在烧完了召引图文后也一直在想这个问题。

 

这个问题可不能轻视,因为秘术士他不收钱。

 

金凌找到的那本书上有记载:“昔有落魄文人,烧引图文,得见秘士。秉烛夜谈,心愿洞明,曰:步步高升,马上封侯。秘士嗤之,问其价所何偿。文人穷贫,家徒四壁,无所依怙,无有妻儿,曰:能得赊否,愿既成,便得还。秘士不允,顷之,曰:汝有童贞,尚未失之,所谓能偿。”秘术士就是这种群体。

 

那个秘术士打破了沉静,“我看在你是那么久之后的我的第一份工作的情况上,我就要你的一副字。可好?”

 

金凌又是感觉到天上掉了馅饼,他原来以为秘术士要剜出仙子的心脏什么的呐,“真的?”金凌继续试探地问。

 

“妈的,你快给我写几个字。我好久都没工作了,连骨髓都是痒的,你们能不能理解啊。”那个秘术士又回到了原来的疲懒神情。

 

金凌拽过一张熟宣来,提笔就写,但脑子一片空白,只好写了《周易》中的有名的几个字“天行健”。其笔走龙蛇之态,不亚于当年夷陵老祖之姿。

 

秘术士接过金凌“墨宝”,随便地从腰上拿下一个乾坤袋然后把字装了进去。

 

“好,那我们这就谈妥了,以下进行细节的探讨。”秘术士说。

 

金凌睁大眼睛,点点头。

 

“诶,等等。你铸剑吗?”

 

“不。”

 

“你要纹身吗?”

 

“不。”

 

“那么你要画壁画吗?”

 

“也不。要和我的那个要求有什么关系吗?”金凌问。金凌感觉很奇怪。

 

“我还认识很多这样的末代传人朋友,他们都在等待着空谷足音,你有需求就尽管提啊,不要客气。懂了吗?”

 

金凌明白了,原来只是一群技痒的单纯手艺人。

 

“好,进入正题。我可以给你们下药,让你们爱到昏天黑地。”秘术士说。

 

“不好,是用药的,不是真心爱的,我不要。”金凌皱着眉,快声说,眼神坚毅。

 

“那么,我让你变成另外一个女子,你再去接近你舅舅,可好?”秘术士说。

 

金凌先是很开心,但随即问道,“如果我变成了另外一个人,那金凌呢?”

 

“我可以去刺杀你啊。小宗主大人,我还可以装扮成别人的模样,你想借机除掉谁都可以的。”秘术士说。

 

金凌随后立即开口,“那样的话,我舅舅会是多伤心啊。”

 

“不这样的话,你有什么更好的办法?你是秘术士,还是我是秘术士?”

金凌语塞。

 

“小少年啊,我跟你说,像是你舅舅这样的人,是突破不了自己来喜欢你的。你真的只有换一个身份。”秘术士说。

 

金凌垂下头,目光混沌不清,只有紧紧地抓握着自己的剑。

 

秘术士见他仍是迟疑,便自顾自地玩弄起茶具。

 

金凌抬起头来,面目犹豫,可是随后他就像是一个漏了气的气球一样,苍白一声,“好。”

 

秘术士语速变得快了起来,语气也变得精干。“那好,我去接近一下你的舅舅,看看他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到底更喜欢一个什么样的女人。然后你这几天做足准备和打算,三日之后我便将你刺杀。而后,你的尸身会躺在你家里准备的棺材和坟墓里,我会带着你的魂魄,去给你做一个新身子。当然,我还会复制一个你的魂魄,以备他们问灵什么的。你可听见。”

 

金凌颤抖着点点头,神色里有向往也有不忍。

 

“还有,做一个身子要时间,你适应这个身子也需要时间。然后同时地,你要练习做一个女子。一具皮囊下的你还是你,熟人的话只需你的眼神和语气语调便能将你人出来。你可懂得?”秘术士说。

 

03

别人家的孩子在十六岁那年当了丈夫。

 

别人家的孩子在十六岁那年当了父亲。

 

别人家的孩子在十六岁那年吃喝嫖赌。

 

别人家的孩子在十六岁那年可能还在精心制造的襁褓之中。

 

金凌,在十六岁那年,找到了一本古书。在秘术士的匕首刺下之后,疼痛让他感觉五识俱明。他想,那可能是在他的十六个春秋之中,除了仙子之外,上天赐予的最好的礼物。

 

TBC

点我来看看曾经金凌的舅妈标准

 


评论(4)

热度(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