芙蕖蜉蝣与鹪鹩

唯有那吃人的老虎,心里竟觉得舍他不得。

澄江静似练

他一个人独守莲坞这么多年,守得树木多了好多年轮,守得莲花开谢好几番,守得蚌病成珠多少粒。花盆里的兰花都该分株了,手串都盘出琉璃底了,紫砂茶壶都用得装水都有茶味儿了,他还是一个人。

评论(2)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