芙蕖蜉蝣与鹪鹩

唯有那吃人的老虎,心里竟觉得舍他不得。

【邪教·情澄】日常三段

*有点时间没写了,感觉丧失了文字能力

--------------------------------------------------

1.

女护士给江澄带路。她高跟鞋的声音哒哒地在楼道中回荡,她笔直雪白的双腿,使她走起路来像一支圆规。大夏天的,这位女护士是空身穿的护士服,天使的白衣下面有着浑圆的身材,看着就觉得白衣下的胴体回像奶油一样滑腻。此等尤物,撩人至极。

 

护士走在江澄的身前,要是说江澄不去看那是假话。


进了一个相对来说偏僻一些的治疗室,两个人的脚步就从进行曲变成了慢四拍。

 

护士关上门,让江澄坐到床上去,然后又拉起了一道天蓝色的轻盈小帘子。护士有优雅的耳后三角区和雪白的脖颈。江澄还清楚的看到,她胸口别的牌子上写的是“姓名:温情“。

 

温情有长长的睫毛,深邃的眼眸。护士帽下面,有着一头让人羡慕的秀发。

 

2.

 

突然醒来,江澄感觉自己的嘴唇已被风吹干,惫懒地去揉揉额前的碎发,屋子的的景象从指缝里钻进来,对,乱七八糟,是自己的房子。窗户可能是开了一个晚上也可能是开了好几天,窗框上满是尘土,窗帘比旗子还要飘扬。

 

“噔噔噔。”是敲门声。

江澄边整理头发边走过去开门,温情两步迈进门来,随后自然地把碎发抿到耳后。江澄感觉到了她带来的气息,温情的香水味道在屋子里飘散。

 

“这就是你家?”温情问,随即开始打量江澄的房子,屋里有很好闻的木头味。古典气派,很有财力,但是,就是没怎么好好保养。

 

“嗯。”江澄有些个不好意思,因为毕竟有些个日子没收拾了,转过身子,自己只好对着自己的乱屋子撇嘴。

 

“来这边,你看着坐吧。”江澄给温情拉过一把椅子,古典样式,红木雕纹。温情打量江澄,家具醇厚的反光,使江澄看上去气色好了很多。

 

温情笑着对江澄点点头,高跟鞋踏在木地板上,声音像水银珠一样在房间里滚来滚去。

 

“怎么样,最近后背的伤好些了吧。”温情问,声音优雅,好像是在朗诵这什么的语调,却又透露出实实在在的关心。

 

江澄也坐了下来,可是动作还是看着有些许的不连贯,“不坏”。江澄抱起胳膊,偏头去看旁边的博古架。江澄坐在一束阳光里,阳光雕琢着他的侧脸,使他感觉痒痒的。

 

江澄因为后背挨了一刀,才去的医院,才认识的温情。至于为什么挨了一刀,温情问过几次,可是江澄都回避开了。

 

风变大了,从窗户里鱼贯而入,吹的窗帘呼呼地响。温情过去,关上窗户。

 

阳光勾勒着她的头发,勾勒着她的身形,使她看上去像一幅生动的油画。

 

“冰箱里还有菜吗?想吃什么,我给你做。”温情说。

 

这一切都是那么让人感觉自然。

 

 

3.

 

两个人坐在公园的长椅上,慢慢地看着慢慢地落下落下的夕阳。温情一身红色风衣,像是穿了天上掉下来的一片晚霞。江澄穿了一件紫色的外套,在冬天之中,显得尤其单薄。

 

其他行人的声音渐渐远去,此时风是柔柔的,阳光是沙沙的。

 

“你是不爱说话吗?”温情问江澄,眼睛却还是注视着夕阳,从口中呼出的热气转眼之间就融入到了四周。

 

“你这么觉得吗?”江澄说。江澄手紧紧插在外套口袋里。夕阳扫过来,让他的脸像是生了一层铁锈。

 

“那你就是心情不好了?”温情说。

 

“谁能心情一直好下去呢?”江澄的声音低低的,随即闭上了眼睛。

 

“我父母都不在了。你呢?”温情说。冬日的风在她的发间穿过。

 

“而且,就剩了江某人一个。”江澄皱起了眉,好像这句话比生果子还要涩舌。

 

“你想养花吗?”温情看着江澄。

 

江澄没有反应,他继续呼吸着冬天冰冷的空气。

 

“我家里有几盆,要不给你搬过去?”温情看江澄整天百无聊賴,想给他找点寄托。

 

“我会给你养死的。”江澄的语气里透露出来了十成十的肯定。

 

“那我请几天假。你也收拾收拾。”温情对着江澄温暖地笑。

 

“怎么?”江澄立即转过头来,睁大眼睛。

 

“咱们出去玩几天吧。”温情对自己的提议很满意。

 

“哦。”江澄顿了顿。“你不是说你养花吗,那谁去管花啊。”

 

“我有个弟弟。”温情说。

 

“好。”江澄很干脆地答应了。

 


评论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