芙蕖蜉蝣与鹪鹩

唯有那吃人的老虎,心里竟觉得舍他不得。

【温魏】云梦游戏公司的暑假1

*这个是我在写“有了舅妈3”时产生的脑洞(手扶拖拉机车在制造中)
*没事,咱少食多餐,这文章我有大纲的
*谁想看“直到十六岁那年”的下一章,可以反映一下吗
-----

机场是一个城市最为忙碌的存在之一,飞起降落,目不暇接。起飞的人们带着期待带着不舍离去,降落的人们有的落叶归根有的继续浮沉。

温宁取完了行李箱后,把棒球帽整了整,也踏进了离开机场的人流。他好奇而又小心地打量着这个城市的冰山一角,关注着通行标志和沿路的墙上的广告。

白板黑字,字体简洁干净,“云梦游戏,温宁”,板子被人高举着,很是显眼,像是水流冲不走的界石。

温宁在人流中找寻到了他的接引人。温宁此时是多么想对那人高声呼喊,可是人流涌让他站不住脚,他些许感到自己的无力和突兀。温宁于是一只手继续拉着行李,一只手摘下黑色棒球帽像云梦公司的人挥舞着,眼里的喜悦点亮了天生怯懦的面容。

温宁,一陕西小伙。不吭不响,考上了大学;不言不语,支支吾吾,研究上了游戏;满面通红,手捂着脸,按下了给云梦公司的邮件的发送键;别别扭扭,哆哆嗦嗦,发完邮件,在床上憋着笑地滚了半个晚上。当他收到回信时,呃,笔者没词儿去形容了。于是暑假一开始,他就坐上了飞往云梦的飞机。

今天的云梦的夜晚有些闷热,看来天上在酝酿来日的一场大雨。云梦的路灯杆是很有特色的,文以莲纹。路灯暖黄的灯光混上车尾灯,使道路看起来像是一条光带。

温宁坐上了来接他的车子,看着来接他的人又是像是比较好说话的,两个人你一言,我一句,谈得很是好,两个人的交谈让堵车的头疼时间也过得心甘情愿。

“师兄,公司里真的有很多台球桌吗?”温宁问,眼睛亮亮的。

“我说了多少次了,别叫我师兄,丫的,我刚从学生的身份里逃出来没几年。叫哥,知道么。”接人的小哥说。

“师兄哥,你刚才说公司食堂里真的有现场表演印度飞饼的,也是天天有吗?”温宁又问。

“呃。您要不要直接叫咱蜉蝣得了。哎呀,这些问题吗,那些一般的别人的公司里看不到的,咱们大云梦都有,只是要看上面大领导的心情了。是吧。”接人小哥说。

面前的车流还是几乎不动,接人小哥的手指敲打起了方向盘,他扭大了广播的音量。

“小温,你累了就先睡吧。我把你送去公司宿舍,等到了,我就喊你。明天,你要去见江总的。”接人小哥说。

温宁一听,顿时又来了精神。“江总要亲自见我这个暑假工吗?”可知道,江澄在游戏界可是位高权重的存在,大家都觉得见他一面是自己的荣幸。

“都是这样的。连我这个开车工都亲自面试。江总对我可是有很大的鼓励,他说,要是我干得很高的话,就能当车队队长。”接人小哥说。

温宁眼里全是期待地点了点头,随后缓缓靠向车窗。橙黄的路灯光透过天窗照进来,给温宁的脸上涂上了一层色彩,也留下了优雅的阴影。温宁像一个童话里的睡梦里还在微笑的琥珀娃娃。

车里的广播滴答的播完了整点报时的广告,然后传来了支持人磁性的声音,“接下来,和大家分享,新锐歌手金凌的《牡丹》,······”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