芙蕖蜉蝣与鹪鹩

唯有那吃人的老虎,心里竟觉得舍他不得。

【魔道祖师|江澄 金凌】无题

大小姐真变成大小姐了(金凌性转)
*OOC
*尊敬原著!但我OOC啊……


前情:
(某茶馆)
“听说金小姐被她舅舅送去玉汤了,美人身子自古就不好吗?”

“金小姐她父母双亡,从小被两大家族养大,可能身子弱一些是正常的吧……”

“玉汤可是好地方啊!”

“怎么,这有什么讲头?”

“被江家占了的一个好地儿,是个温泉之类的,旁边都是大雪山什么的....”

“不就是温泉吗,温泉遍地都是啊!”

“玉汤哪是一般的温泉,那水传说被什么天地灵气滋润,还能什么洗尽铅华,反正利于金小姐养病就是了……”

“为什么美人身子都不好呢……唉......”

“怎么,你对人家有意思?哈哈哈........”

“真的,我见过的,见之不忘,思之如狂。那年我在云梦城里,美人她就牵着狗在街上走了过去……”


【正文】

(半年后)

江澄一个人外出夜猎,斩了几只妖兽后,心里却更是烦闷,凌厉的斩击不仅吓跑了妖兽,更是是吓跑了众多修士,没人想碰这位大宗主的霉头。

江澄找了一件干净的小客栈住下,在一楼大堂要了几分简单的小菜,等菜上桌时见大堂再无其他人,便开始擦拭三毒。三毒每日擦拭三次,多年来一直至今。江枫眠以前说过“训在心中,剑在身边”。

训吗?都说我不懂。江澄想着,脸上浮出阴鹫嘲讽的笑容。

客栈远处传来了几声驴叫。“含光君,蓝湛,蓝二哥哥,我们就住这家店吧……你看看,太阳都要落山了,今天就别夜猎了......蓝二哥哥.....”

魏无羡拴好了小苹果,便牵住蓝忘机的手,两人往客栈走去。迈门槛的时候,手就要往蓝忘机怀里掏去,却看见了大堂中间坐着的紫衣人。

江澄也转过头来,面上表情让人看不准。

“江澄啊,你好你好。”魏无羡说。是和江澄坐一桌呐还是和蓝湛坐另外一桌呢,几步路的时间的决定后,魏无羡遍紧贴着蓝忘机坐在江澄对面的那张长凳子上。

“再上几坛酒!”魏无羡招呼店家。

“二哥哥,我看江澄心情不好,要是他一会拿紫电抽我,你就赶紧拽着我跑。”魏无羡在蓝忘机耳旁轻声说着。说完还在蓝忘机耳旁哈了一口热气。

隔着一个桌子的江澄嘴角抽了抽,嫌弃的移开了视线。

“那个,江澄啊,........”魏无羡的话被客栈外又一阵嘈杂打断。

“小姐,就住这家客栈吧,请小姐明日卯时三刻起身,我们用过早饭就继续赶路......”一个干练的声音说。

一个金灿灿的人影领着一队紫衣人和一只黑犬进了客栈。前面的那位小姐一身金家校服,胸口的金星雪浪正在金黄的衣襟上开放。长发简单的绾了一个发髻,用一根玉簪固定着,眉间一点鲜红的朱砂。金凌看起来气色很好,并没有什么外界传说的身子虚弱。

看来这是金凌回来了。

“二..二....”魏无羡抱紧蓝湛,浑身在抖。

“仙子,楼上呆着去,”声音里有着少女的活力与一股子傲劲。

“舅舅,含光君,还有..”金凌看含光君在就按了礼数对三人作了一个揖。

蓝湛微微点头示意。

江澄半年没见外甥女却只“嗯”了一声。

“金凌啊,快坐快坐!身子这不是挺好的吗,怎么还去那儿养哪门子的病。”魏无羡虚弱的说。蓝忘机正在给惊魂刚定的魏无羡擦额头上的汗。

菜上来了,其他门生远远地围了两桌,快快吃完就上楼休息去了。

“舅舅....”金凌坐在离江澄进的的长凳的那一边,眼神亮亮的,笑的很好看。

“舅舅........ 吃这个。”金凌给江澄夹菜,江澄却一口没动。

“舅舅.....”

“你吃完了就给我歇着去!”江澄终于发话了。

“舅舅........”金凌开始上楼梯,背影有点委屈。含光君看着都皱了一小下眉。

“江澄,人家孩子半年没见你了,你那是什么口气!”魏无羡说。

已是子时,金凌还在等江澄。

终于,有了房门支呀响的声音。金凌起身去了江澄房里。

没有点蜡烛,房里的月光也足以明亮。

江澄坐在窗边的椅子上,半个身子挡住了清凉的月光,月光把这个身影勾勒上一层银边。江澄一只手扶着头,身上飘来酒香,看来是和魏无羡喝了不少。

“舅舅...”凌忙去引燃灯火,用温水浸湿毛巾,把江澄扶到床上,然后给江澄擦脸擦手。

清冷的夜晚与温热的毛巾和指尖构成了对比,让江澄难以拒绝。虽然表现得有些抗拒,但是还不忍真的把金凌推开。

金凌细心的给倚着床边的紫衣人擦脸,金凌的动作很温柔,脸红红的,眉间眼里全是温暖。

她甚至觉得舅舅的脸也是红红的,但这可能是灯火的原因。

金凌放下毛巾,抱住江澄。

江澄身子一僵,眼睛睁大,眉毛紧皱,感觉顿时清醒了不少。“滚!”

“舅舅......”金凌反而上了床,手圈着江澄的脖子,两腿跪在江澄双腿之外,眼神清亮面色潮红地看着江澄。

江澄脸红至耳根,一双细眉皱得厉害。心怦怦直跳。可是金凌身子的要紧部位都贴在江澄身上,江澄要推开金凌必须碰触那些地方,估计到这些,江澄没动手,“你给我滚!”

金凌闭上了眼,埋头在江澄颈间。“舅舅,你是讨厌我是不是.......”声音里有几分发颤。

“舅舅,你是不是又要编个理由然后把我扔到那么远的地方啊……

“舅舅,你把我送去那前就扔了一句话,让我去好好想想,我想了半年啊,我想通了,任凭是谁一推门进了自己的房间看见一个大活人就穿了一件浴衣在自己床上躺着,都会被吓着,舅舅........我方法不对,但是舅舅,我真的心悦你啊!

“舅舅,如果你还要把我送走那你就给我换一个地方吧,那样我就能偷偷跑过来看你了……

“舅舅,我好想你的,我天天都在想你啊,想你在干什么,想你用哪招斩杀了妖兽,想你我是不是吃的是一道菜........

“舅舅,玉汤那个地方啊,雾好大的,把手伸出去,手都是看起来模模糊糊的呐,后来我去汤泉都闭着眼睛走了,因为睁着眼睛反而很容易迷路……

“舅舅,玉汤白天晚上不好分出来啊,全是雾的颜色,雾挡住了天啊……我们计时间都是点香,一炷柱香点完了再点一柱,最后我就发现了我可以数心跳算时间的......

“舅舅,我经常去的泉边有一棵桃树,我只能看见桃花掉下的花瓣,连树多粗都没看见过........”

金凌顿了一会儿,抱着江澄的脖子,眼睛笑得弯弯的,去用额头蹭江澄的下巴。

“舅舅,舅舅,你来看过我是不是啊!”声音里有一股盖不住的喜悦。

江澄身子一震,眼睛瞪得大得好像要从眼眶里掉出来。“你.....”金凌把江澄的嘴捂住了,枕着江澄的肩膀。

“舅舅......那天我发现那颗桃树掉的花瓣格外多,我就知道你来了……

“舅舅,你是站在那颗桃树上吧。树枝被压弯了,下面水汽重,花瓣沾水汽就都掉下来了……对不对……

“舅舅,你是呆了半天,还是比半天的时间短呢?我不是数心跳计时间的吗……舅舅,你来了,我的心跳要比平时快得多啊……”

金凌说完就要向江澄吻去。

“滚!”江澄也不知道哪里生的劲把金凌推开了,江澄自己也懵了。

金凌从床下缓缓爬起,眼里有泪掉下,刚刚的笑靥被江澄的一声滚撕的变形,眼里被泪水模糊,以至于看不清楚目光。

“好,我.......滚!”声音小到像是在喃喃自语。

刚刚转身,还没跑出去一步,却被江澄攥住手腕拽了回来。

江澄把金凌紧紧箍在怀里,“我滚,我滚……放开我......”金凌一个劲的挣扎。

“阿凌,我心悦你.....”

金凌不动了……

“舅舅!舅舅!”
















评论(13)

热度(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