芙蕖蜉蝣与鹪鹩

唯有那吃人的老虎,心里竟觉得舍他不得。

【魔道】盲眼魏婴(双杰)现代设定

1.

如果现在问起江澄,对当初魏婴来到有什么感觉,他拒绝回答。其实他那时候是既气愤又向往。自己的生活中的父爱母爱、自己的家会被一个不知道从何而来的人分享,但是小江澄终究会有人来陪伴,其实他也会偷偷想象和他将来的友谊。

 

但是江澄只字不提。

 

如果,现在问起江澄,请问您对您的兄长魏婴的到来到底有什么想说的,想必无论问这个问题是多么亲近的人,江澄都会一脸黑线,转过头去。

 

江澄想,没有这种问题,问了也没有答案。不想不想,不提不提。

 

2.

那是一个夏天,但到底是初夏还是盛夏江澄其实记不得,倒底他不是一个关心时令的人。年幼的江澄记得那是一个瓜是很甜的,虽然咬一口也会有苦的地方的时候。

 

小江澄很开心,他央求父亲母亲很久,虽然这段时间频频外出的父母在劳累中对他的脾气不禁有点大,但是父亲反常地答应了他的要求。他终于能够拥有两只小奶狗。

 

“阿澄,有了小狗了,要学会和它们好好相处。以后不光是对于他们,还有别人,都要好好相处,你可知?自己多照顾一下它们,也不要多麻烦你的阿姐。“江枫眠说。

 

江澄立即答应,一直点头。江父走后,江厌离从房间里走出来。她抚摸着比她矮很多的江澄的额头,“阿澄和阿姐一起照顾小狗,阿澄不要怕给阿姐添乱。“

 

阿姐的怀抱是这个世界最暖的怀抱,虽然他只记得这一个怀抱的感觉。

 

3.

几天后,江枫眠早早就出去了,几个小时后,虞紫鸢也出去了,再几个小时后,三个人回来了。

 

江澄和江厌离在客厅里面对着刚进门的三个人。两个大人,江枫眠那样子像是欲要开口,虞紫鸢脸上的讽刺与嫌怨更甚平常。还有一个瘦弱白皙的小孩半隐身子在江枫眠身后。

 

江澄盯着小魏婴,期待着父母简述他的来由。江厌离见状走到江澄身后,一只手抚摸他的后背,她随即也向那三人微笑地看去。

 

江枫眠说:“这是魏婴,你们魏叔叔的孩子,从今天起也是我们的家人,我们同吃同住。魏婴,那是你的厌离阿姐,那是你的江澄阿弟。“

 

小魏婴探出身来,脸上一副小心翼翼的神情。江厌离对小魏婴顿生出怜意,而江澄觉得那双有些笑意的眼睛是不怀好意。

 

“嗬。”虞紫鸢眉毛一挑,迈向卧室,把门甩上。

 

小魏婴本来想对江氏二子开始说点什么,但这时两只小奶狗摇摇晃晃地跑过来要往小魏婴身上扑似的,魏婴立即嚎啕大哭,连滚带爬地不顾一切地向门口逃去。

 

江澄本想抱走那两只小奶狗。

 

江枫眠一把抱起魏婴,一手开揩去他的眼泪,接着对大哭的魏婴说着那些江澄没有听过的安慰劝解的话。

 

江澄想哭。

 

4.

江澄把最近发生的事串了一串。最近父母频繁出去,父母之间的关系很是敏感,父亲难得地答应了自己的请求,还说什么要和什么人和睦相处。江澄推断,这都是因为魏婴。

 

魏婴魏婴,江澄重复着他的名字。

 

5.

江澄发现自己的卧室里多了一套不属于自己的东西。

 

果然,晚上休息时间,魏婴来敲门。

 

江澄扔出魏婴的被子。两个人发生了口角。后来两个人打了起来。

 

而后江澄大力关门,把魏婴挡在了门外,撞了魏婴的鼻子。

 

魏婴揉着鼻子抱着被子,打算下楼去找他的江叔叔。

 

江澄背倚着门听到咣当一声,像是什么顺着楼梯滚了下去。

 

“阿婴,阿婴!开车上医院!“江澄没有听过江枫眠如此大喊着急过。

 

多大的变故也不过,几分钟。

 

江澄掐住自己,他不能哭。

 

6.

“阿婴,等一会拆完纱布,叔叔带你到医院的花园走走,阿婴有些时间没有下去了呢。“

 

护士将裹在魏婴头上面上的纱布药棉尽数拆下。

 

“江叔叔你在哪?现在是晚上,又停电了吗?江叔叔,好黑啊。”

 

-------tbc-----

下一篇
http://fuqufuyouyujiaoliao.lofter.com/post/1eba53b7_eec464aa
 

 

评论(6)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