芙蕖蜉蝣与鹪鹩

唯有那吃人的老虎,心里竟觉得舍他不得。

【双杰】盲眼魏婴4

1.江澄

月亮移开了,扯动了屋里的影子,它们像CD一样慢慢地旋转。江澄轻轻地吸一口气。

魏无羡,他,头发长长了好多。

江澄还记得魏婴开始养头发时的情景,那时候他头发和自己一样长,简单梳一梳,还是乱乱的。魏婴的头发是江澄给剪的,但是江澄不在的白天魏婴也会自己动手。自己偷偷剪着玩,晚上回家让江澄见到,江澄对他的‘’绝对不能出门见人‘’的发型一顿吐槽,但魏婴还是归咎于江澄手艺不精。江澄再说几句,魏婴就会喊“家暴了,家暴了,人身攻击,我要去残联控诉你。”江澄,很无奈。

江澄慢慢看着他从齐耳短发到长发及腰,但是这用的是多长一段时光呢,江澄说不清,但当然不是一个晚上。

魏婴留长头发其实是为了好玩,虽然他很是享受江澄给他理发的过程。有了长发,白日里魏婴就能多出一个游乐项目——编小辫。

魏婴找江澄要小皮筋,江澄去买。

小皮筋吗,好找,江澄这么想。晚上回家前,他挑了一个离家近的商业广场,在一层走走转转,果然有店。

但是店里装修得粉粉嫩嫩的,卖的东西大多也是小姑娘喜欢的那种软软萌萌的小东西,店里的客人也全是连衣裙小女孩,而且江澄觉得那些小女孩不时看他几眼,然后和同伴咬耳朵说几句,笑一笑,然后又偷偷看过来。江宇直,感到很不自在。

一位导购来了,“请问您有什么需要的吗?”

“编头发的那种小头绳。”江澄字正腔圆地说。

导购笑着看了看江澄,“在这里。”

江澄看过去。皮筋细细的小小的装在透明的小袋子里,有颜色统一的一包,也有颜色很多的一包。那种一包里有蓝的,有黄的,有绿的,还有几个粉的。

“您是给女朋友买吗。这有一包全粉色的,您看看喜欢吗?”导购员微笑着说。

江澄听后浑身一震。“不是。谢谢,不用了。”

于是江澄拿起最近的两包,赶紧结账,赶紧走出商场,赶紧回家。回到家里,定睛一看,一包纯黑,一包纯红。这种配色,其实江澄觉得自己能够接受。

以后下班回家,江澄看见的就是红红黑黑的头绳扎束发尾的魏婴了。乱搭一气,是魏大仙的特权。

江澄翻了个身,面对着靠着床的那堵墙壁,墙后是魏婴。

江澄想敲一敲,或者拍几下。但他只是缩回手,抱着胳膊,安静地看着那堵墙。

2.魏婴

魏婴听见报时钟响了,夜又深了一分。或者他嗅到类似薄荷和盐汽水的混合气味,他也因此知道,夜晚继续前行。

魏婴睡的是双人床,他单人睡也很久很久了。

魏婴失明前几百秒,江澄扔出了他的枕被,魏婴失明后几百个小时后,江澄睡在他旁边。魏婴有些许感谢那几节楼梯,让他的夜晚有人陪伴过。

年少的魏婴喜欢在年少的江澄睡着时,摩挲他的脸庞。先是大概抚摸一个轮廓出来,再是细致地感受他的五官。

他的触觉构建了一个关于江澄的体系,他五官分明,他呼吸匀称,他心跳有力,他柔软温暖。

后来两个人长大了,长得身量相近,但是一个人睡单人床,一个人睡双人床。

是因为长大吗?为什么是因为长大?同时魏婴也希望,这只是因为长大。

魏婴侧卧,蜷着身子,他把上衣向下拉一拉,来盖住露着的后腰。

衣服有他喜欢的味道,洗涤剂和江澄。

江澄穿什么,魏婴就穿什么,同一件衣服,不同的时间,不同的人。一是两人身高身形差不多,二是魏婴懒得去分辨。

同一件外套,江澄觉得也可以;同一件上衣,江澄可以忍;同一条裤子,江澄最后还是妥协了,反正上衣都忍了裤子有什么不行;同一双袜子,江澄早已习惯,反正魏大仙没穿过几回袜子;同一条内裤,江澄实在忍不了了。魏婴说:“你可以做些标记,动动针线,你的上面绣着你的名字,我的上面绣着我的名字。”于是解决办法出来了,一个人穿三角的,一个人穿平角的。

魏婴穿衣很随意,他可以穿着江澄大价钱买的裤子去拖地,也可以穿着江澄大价钱买的衬衫去擦玻璃。江澄在洗衣筐里发现他心爱的紫色衬衫上有不明灰尘时就会对魏婴咆哮,魏婴听后也不怼回去。

我一个瞎子,擦玻璃只为了你。

但是后来江澄还是动了针线,因为魏婴自己出门了一次。

那天傍晚,时间过了好久,但是江澄还是没有回家,连电话都没打来。别人家这时候都吃完饭了,魏婴还在等江澄,魏婴开始担心江澄。

江澄开车侧翻了怎么办,江澄的仇家把他围在角落里拿刀剁怎么办,江澄像电视里说的那样在公司掉进了电梯间然后被电梯砸了怎么办,江澄被车撞了怎么办……江澄要是出事了,我该怎么办……

魏婴是如此的焦虑与担忧,他越是等待脑子里的幻想就越多,脑子里的幻想越多他就越忧虑。于是,魏婴摸出那把备用钥匙,带着他快没电的老人手机,拿出他小时候的可伸缩的盲人探路棍。魏婴,要出门去找江澄。

门外是另一个世界。或者说,门外,是另一个星球。

魏婴摸索着走,棍子敲击地面的声音让他略有安心,也让他感到自己的怪异。陌生的气味将他重重包围,陌生的声音像浪头一样向他撞去。江澄江澄,他要找江澄。

魏婴皱着眉,歪侧着头,左手在身前空空摸索着什么,右手执棍敲击地面,当当当,当当当。周围的行人让他感到不安,远处奔驰而过的车辆让他感到不适。江澄,他要找江澄。

魏婴继续摸索走着,他察觉到周围行人越来越多,行人说着笑着什么的是嗡嗡嗡的,可是他听不清。魏婴感觉自己在是在一锅粥里前行。江澄,他要找江澄。

当当当,当当当,魏婴的脚步慢了些,他不知道江澄在哪,周围的行人让他失了方向,他回不了家了。魏婴感觉自己变成一只孤岛,大陆的岸边向自己慢慢远去。江澄,江澄,你在哪里,我想你。

忽地有阵风朝自己而来,然后手臂被熟悉的手掌握紧。是江澄!

然后,江澄把魏婴拽回了家。

魏婴吼江澄你他丫的死哪去了,老子出门找你。

江澄吼魏婴你发哪门子风要出门,老子车子上午坏了,坐公交回来的。

魏婴吼江澄你他丫的不会打个电话。

江澄吼魏婴老子手机没的电了,晚回来几分钟还会遇到山洪暴雨泥石流海啸吗。

魏婴吼江澄你他丫的晚回来还有理了。

江澄吼魏婴的打扮太珍兽,撞色衣服小拖鞋还满头小辫手拿小棍,不想被围观都难。

魏婴吼江澄你他丫的,老子眼瞎了就是有理,你……你……你来陪老子吃饭。

饭后,江澄找出了针线扣子这些什么的,要想优化一下自己的视觉体验,减弱魏无羡的被围观程度,就得接受那个提议——给衣服做些标记,魏婴能摸出来的那种标记。

江澄把魏婴从厨房里喊出来,重申了一遍哪些衣服他上公司要穿,要魏婴最好不穿。然后告诉魏婴他正在缝点标记,告诉他哪些衣服配起来会很伤眼。

江澄硬着头皮穿针引线,然后在衣服不起眼处用同色线下针。江澄绣出来了一条断线,诶,还能继续变长,哟,还能拐弯。江澄不禁觉得自己很厉害。江澄让魏婴来摸摸。

魏婴没关心江澄手里的,他朝着江澄的脸摸了过去。魏婴摸到江澄眉毛皱着,嘴也撇着。

江澄说:“魏无羡,你刚刚刷完碗洗手了吗。”

3.江澄和魏婴

江澄睁开眼。

魏婴滚到床边。

江澄坐起来。

魏婴坐起来。

江澄想,我去隔壁看他。

魏婴想,我去隔壁找他。

T    B      C………………T    B     C!

评论(7)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