芙蕖蜉蝣与鹪鹩

唯有那吃人的老虎,心里竟觉得舍他不得。

《樱桃树下》

西幻童话故事:流浪歌者羡羡+紫色雀鸟澄澄

温柔的提示:请自备忧伤的BGM

1.

樱桃树下。

紫色雀鸟的悲鸣从四方汇聚,灌回它的喉咙,地心引力将他向下拽,他的羽翅在空中划出一道精致的弧线,一颗泪珠从土地中上升,滴回他满是悲伤的眼眸。雀鸟落回到流浪歌者的肩头。

微弱的琴声像铁屑被磁石吸引一样地聚向歌者老旧的琴弦,歌者下垂的手臂有了劲力,拨动琴弦,风吹皱水波一样轻柔忧伤的歌声被歌者饮咽,一阵风揩去了他脸上的尘埃。

太阳从东方落下,星子多了起来,歌者身上的露水渐渐消失。歌者睁开疲倦的双眼,看着肩膀上的紫色雀鸟。雀鸟摇摇头,不时点点头。

歌者从生命的结束,开始生命的倒退。

紫色雀鸟,依旧在他身边。

2.

歌者记得,从那之后他就变得寡言庸碌,他知道,如果说他记得清楚的话,他要倒退回几年,才能回到那个节点。

雀鸟知道,他的歌者因为那个人才会变得忧郁厌世,他随着歌者一直倒退,在他身边盘旋,在他肩头鸣叫,雀鸟等待着那天。

草原,山脉,森林,城镇,海滩,在他们脚下,晴朗,暴雨,大雪,在他们头顶。歌者每到一地就回收回一段吟唱,收回人们对他们的记忆。雀鸟一直陪伴着歌者,在他琴上有音符跳跃的时候,他也啁啾而鸣。

他头顶星光,月光,阳光,他烹煮露水,河水,雪水,他走到南方,北方,东方。

几年时光,歌者的头发变短了,皱纹变少了,脊背变挺了,那些树木变细了,它们又少了几圈年轮。一些流浪,时间让他们忘地一干二净。

歌者干燥的眼眸开始饱含泪水,雀鸟较为舒缓的心情也慢慢变得焦虑。

那天,终究会回到那天的。

3.那天

云彩慢慢变得灰暗,它们压盖着这个僻静的村庄,大地中的水向地表汇集,再从地表升到天上的云彩里,水滴在地面显得破碎,但是在空中,它们仪态完美。野蔷薇地上破碎的花瓣,被雨水托起,它们重新盛开。

歌者的身形在村口显现,他脚步沉重地退回村子里,雀鸟安安静静地立在歌者肩头,他珍贵的紫色羽毛被打湿,珍贵的鸟儿变成了一只落汤鸡。

歌者退回一户人家,进门时,他的衣服瞬间变得干燥,大滴水珠从雀鸟翅尖升起,雀鸟叽叽喳喳,告诉他不要在大雨中出发,歌者退回到壁橱旁边的椅子上坐下,闭目,扶额。

时间再倒退。

歌者脚步轻快地退出村口,心里哼着他新学的歌。雀鸟在他肩头,一脸嘲讽,如果歌者看得出来的话。

姑娘的家人与家人请来的工人来到姑娘的新墓,工人从背包里取出铲子,开始挖掘姑娘柔软疏松的新墓土,渐渐挖深,触碰到了姑娘的黑色棺木。号子顶进工人的喉咙,工人们抬起姑娘的黑棺,一大队人向姑娘家里倒退而去。剩下的工人继续回填姑娘的墓坑,土地变得平整,地面上重新出现了草皮。这里没人来过。

时间再倒退。

姑娘躺在床上,吸进她倒行之旅开始的第一口气。她的手触到了她家人的手,她家人的泪从脸颊流回到眼里。

姑娘闭上眼,她会从黄昏睡到清晨。清晨,姑娘起身,乐声响起,琴键起伏,姑娘的手飞舞。她弹的曲子是歌者唱给他的,姑娘在等着他,等着肩上停落着一只紫色雀鸟,眼眸笑意盈盈的他。

姑娘起身,拿出花瓶里的新鲜插花,走到门口,她路过一面镜子,镜子里的她苍白虚弱。姑娘倒退回到花园里,她把那些花一一安静地插回土地。

。。。。。半成品都不是。。。。。

@陇河以南 。先肝了一千一,后面的要是写完了的话我就把全文重发一遍。(「・ω・)「嘿
别着急,后面还有,就是没写而已,我有大纲(。ò ∀ ó。)
我卡文啊。我感觉我的盲5比较好写点,而且有人催催催了,先写盲5去了。(「・ω・)「嘿
七月里你的点文我会写完的。真的真的~( ̄▽ ̄~)~

评论(3)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