芙蕖蜉蝣与鹪鹩

唯有那吃人的老虎,心里竟觉得舍他不得。

【魔道祖师】(凌澄)直到十六岁那年 3.

3.

在金鳞台,金凌很不同。没人去骂他,当然,也不会有人跟他玩,他自己也觉得可能没人真的在乎他。

金凌每天做的除了呆呆不动地在房里坐着,就是藏在矮树丛里看着其他小孩。

其他的小孩,他们成群结伴地在后花园里撒泼打滚,然后一身脏兮兮地被爹娘领回去,有的还被抱回去。“我以后再也不和你玩了!”这是金凌听到的那些孩子说过的话,可是转天回来金凌就会发现,他们还会玩闹如初。

那些孩子都离开了,金凌还会一直在矮树丛里,不是他喜欢躲藏,也不是他喜欢旁观,只因为这时候就回有家仆来寻他,这样就会有人专门为他而来了。

金凌本该拥有世上最会疼人的父亲,本该拥有世上最温柔的母亲。可惜只是“本该”,造化弄人。

一个看他撒泼打滚然后抱他回去的人?没有。

一个能让他有所幻想的影像?也没有。

万幸,还有一柄“华岁”。可悲,只剩一柄“华岁”。

金凌紧紧抓住家仆们,然后紧紧问询有关他父母的一切事。家仆们有的摇摇头,有的叹口气,有的就回像遇到了好玩的事情那样笑笑。

所以金凌得到的有关于他父母的事也是只字零星的。小少年开始有些忧伤,我也有爹娘的啊。

有家仆察觉到了金凌的孤独,他就说“小公子啊,咱们可以请请其他小公子,那样就有人一起玩了不是?”,这个家仆可能也是不想每天黄昏加点加班出去找金凌。

所以小少年啊,把他珍藏的糕点糖果都送给其他小孩,“我请你吃糕点,你跟我玩好不好?”金凌很诚恳地。

可是小孩子们只顾着吃糕点。甚至有人很肆意地就伸手向金凌抱着的盒子,他们说“好了,我在你这没有走掉了,所以你应该继续给我吃,或者你应该按照一炷香几块的标准给我。”

转天,金凌没有去矮树林里,只一个人在花园门口呆呆坐着,好像,他不想再观望,小少年也累了,他抬头看看天,低头看看花。

其他的小孩远远看着,可能他们知道了金凌的身世。他们窃窃私语,他们还故意向前挪动队伍,又些孩子就已经出现了傲慢的神情。

打。打。打。

别的孩子都打不过金凌,虽然他们中的一些比金凌高、比金凌壮。因为,金凌压抑了好久了,打别人,自己也不怕疼似的。

家仆们把各个小公子分开,送走。

金凌被送到自己房里,依旧不开心。

金凌走来走去时碰掉了一个瓶子,瓶子清脆一声碎在地上,有些好奇。

举起一个瓶子,使劲摔下去,有些痛快。

再摔一个茶壶,不开心。

再一气摔几个茶杯,依旧不开心。

家仆们轮番开导金凌,他们有着一致的犹如泥塑般的僵硬的笑面和语句。

金凌终于哭了。为什么我摔了这么多东西,连一个说我不对的人都没有。

屋门开了,金凌看过去,原来是小叔金光瑶。小叔,你是来······

金光瑶皱皱眉,“哎呀,好凶啊,好害怕啊”,然后走了。

金凌晚上蒙着被子,继续哭。

白天醒来,他床边趴着一只黑黑的小狗。黑黑的眼睛,黑黑的爪子,黑黑的尾巴。

家仆说:“小公子,这是宗主送过来的。”

金光瑶离了金鳞台,大家怕没人能再治得了金凌,就把他送到了云梦。




江澄心情很好,因为今天宗族事务处理的很顺利,可以说当日最后一件事就是接金凌了,然后他就可以早睡一次了。

当他站在莲花坞大门口时,就看到了一个缓缓走来的小小金色身影,身后背着一柄长剑,怀里还抱着个黑黑的绒球。

金凌走进江澄,抬头看着江澄。金凌眼神温和又有些怯怯,“舅舅,这是小仙子。”

“莲花坞不······仙子?”江澄开始捉摸这个名字。

“对,舅舅,仙子。我的小仙子。”金凌热情地向江澄介绍仙子。

“来,阿凌,吃晚饭去吧。”江澄便带着抱着仙子的金凌往坞里走。

江澄走了几步,转身看金凌。金凌抱着仙子走地慢慢得,然后又放下了仙子,仙子走得比金凌都快。

江澄便一把抱起金凌,大步走去吃晚饭了。

晚饭时,金凌给江澄夹了好多菜。

-----------------------------------

①可能看上去凌澄不明显,但是,这是“定情之章”。

②我还想写篇“薛箐”。


评论(4)

热度(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