芙蕖蜉蝣与鹪鹩

唯有那吃人的老虎,心里竟觉得舍他不得。

十三年

他紧握住陈情,十三年。他也曾随身带着随便,三个月。十三年中,他也曾想,为何随便被金家收着,随后一声冷笑。

十三年中,他四处夜猎,盼望着斩杀完妖兽之后,那人从身后的密林中走出。

十三年中,他四处抓捕鬼修,施上酷刑,又备着最好的药,老是想象着自己一鞭子后,就会再有人对他嬉皮笑脸。

十三年中,他自己重游彩衣镇,买了一船枇杷,慢慢撑船,无人再与他争赛。

十三年中,他亲手给金凌扎好风筝。回忆起他眯着眼睛,手在眉间搭个凉棚。

舅舅,他等了十三年。

评论(1)

热度(41)

  1. 陆鹿鹿芙蕖蜉蝣与鹪鹩 转载了此文字
    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即使千里搭长棚。江澄也是生生等了魏无羡十三载啊
  2. 狂歌需纵酒芙蕖蜉蝣与鹪鹩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