芙蕖蜉蝣与鹪鹩

唯有那吃人的老虎,心里竟觉得舍他不得。

【双杰】盲眼魏婴3

1.魏婴

 我们浸泡在黑夜里,像是水母飘摇在海水里。海波变幻不定,水母不知所去。如此情景,适合回忆。黑夜无声无息,记忆断断续续。

 魏婴没有关门,因为他觉得如果江澄半夜来找他,他看见门关着,可能就只会在门口安静站着。

 魏婴滚上床,在床脚选了一个舒服的姿势。他用手抚摸着面前的墙壁,因为墙壁的那面,就是江澄。

 和他一起洗澡吗,他拒绝了。魏婴使劲回忆他们上次一起洗澡是什么时候,但是他终究给不出一个时间。

 小时候都是江澄和他一起洗的,他眼盲,再小心可能也会出个万一。洗澡之时江澄对他格外细心,拿起喷头淋向他,调好水温,注意不要淋到他的口鼻。魏婴生性顽皮,经常摸摸江澄,江澄一开始会脸红,但是后来就会毫不犹豫地摸回来。两个男孩子在浴室里玩闹、大笑,有时候也会滑倒,但是好在有江澄扶一把,魏婴从来没在浴室里摔坏过。

 魏婴有时候会趁江澄不注意,糊他个一脸泡沫,有时候会戳到江澄的眼、鼻子、嘴,江澄就会糊魏婴一头泡沫,让他再洗一遍头。魏婴总觉得,江澄其实很是手下留情了。

 长大了又怎样,江澄,我还想和小时候一样。

 

2.江澄

 月光穿越进窗子,显现出一捧捧光束。江澄对着月光伸出手去,光芒滑过江澄的指缝。他摆了摆手,月光被碰折了,他好像听见了月光折裂的声音,像是玻璃一样纤细、清脆、光亮。

 江澄想起了他的公司刚刚成立时,魏婴吵着要去上班。

“魏大神,您老在家里好好待着,别开火别玩水,我这就谢天谢地了。”江澄很无奈。

 “我可以去财务啊。我去数钱,而且真钱假钱我一摸就知道了,比验钞机还准。”魏婴的语气很自豪的样子。

 “验钞机数的比你快多了。”江澄说。

 “没电了验钞机就死翘翘了。我不用电。”魏婴说。

 “你在家好好给我待着,我再多给你接通几个电视频道,你千万别再出门了。”江澄说。

 

3.魏婴

魏婴觉得江澄没有睡,以他的直觉。魏婴想等着他睡着。

 魏婴的每一个白天,做的其实就是等他回来。干干地坐着等他也不太好,魏婴看不见,他就听听电视,一切让他感到新奇的,他都会说给江澄听。

 魏婴最爱的是荒野求生,他也向往远方。听听动物世界也可以,因为他有一个动物园。魏婴还喜欢美食节目,听着烹饪的滋滋声,想象食物的风味与口感。这种节目听多了,魏婴就开始动手了。

 冰箱里的备着的菜不多,因为一般来说都是江澄下班前在餐馆定菜,然后下班后带回来,有时车子堵地厉害,饭菜有些变凉,就用微波炉加热。魏婴洗菜只靠手感,手感有时候可靠,有时候也不可靠,不可靠也没什么大不了的,顶多是菜带着土下锅。

 厨房里调料也不多,因为厨房不是经常用。魏婴有如探宝般兴奋地去辨别这些个调料,有些他能闻出来,一些个他还要用手指蘸点尝尝。

 硬着头皮,误打误撞,魏婴终于弄出来一锅菜,魏婴不舍得自己先吃,他想把第一口留给江澄,想象着江澄的反应,魏婴不禁笑出声。

 他能从脚步声里听出江澄是否疲惫,也能从开门声中听出江澄的心情,还能闻到江澄今天去过的地方。

 但是无论他去过那里,回来就最好。

 

4.江澄

秋夜微凉,江澄想起了一个词,春寒料峭。

 今年的春天,他带着魏婴去公园玩了一下午。

 江澄先是在家里定了一个轮椅,但后把活蹦乱跳的魏婴赶到轮椅上。装车,运输,卸货。两个人到达公园。

 魏婴很是开心,听着春天的声音,闻着春天的味道。魏婴当然想到处走走跑跑,但是江澄买的是带安全带的轮椅。江澄觉得自己很明智,因为这个大活人不是一般的大活人,即使自己看地很严,但也很可能一眨眼就走丢了。

 江澄给魏婴摘了几朵花,魏婴把花别在耳后。江澄,仔细看起魏婴来。

 他因为长居室内,皮肤白得病态,身形单薄。阳光斜射过来,他的眼皮红红的,双眼在眼皮下微微转动,他的耳朵也是红红的,隐约能看见耳朵的血管。

 然后,他们就回家了。因为公园里有遛狗的。

 江澄看见了一只哈士奇。哈士奇翘着尾巴,懒懒的走过来,它看见目不转睛地看着它的江澄,不禁“汪”了一声。

 魏婴顿时面无血色,惊慌失措,双腿乱蹬,大呼“江澄,江澄!江澄!狗!江澄!”

 江澄又想起了自己的茉莉和小爱,他有点想它们。

 但是魏婴怕狗,江澄就要帮他赶一辈子的狗。

 魏婴和狗,江澄选择魏婴。

TBC

 

 

评论(3)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