芙蕖蜉蝣与鹪鹩

唯有那吃人的老虎,心里竟觉得舍他不得。

有了舅妈了,舅舅结婚了1(凌澄)

#向原著致敬
#可能就OOC了
#前半段是凌澄(金凌单恋江澄)
#还没写完呐,后面还有呐,对于我来说字太多啦,所以先把前一段放出来,然后我再写后半段

1。

金凌感觉很奇怪,为什么呢,因为江澄说好出去夜猎半个月,但是没几天就回来了,而且身后还跟着了一个姑娘。

金凌坐在荷塘边上,一边摸着仙子的头一边思索,眉毛皱成波浪的模样。最后,他宽慰自己,没事儿的,舅舅不可能和那个姑娘有那种关系,只是被带回莲花坞而已了,嗯,没事儿。

金凌还悄悄跟着两人。趴在屋顶上,让屋脊挡着他;掩身在墙拐角后,不时歪出头来看一眼,若是江澄发觉有异,他就把仙子一脚踹出去。仙子会意,装成路过的样子,对江澄尊敬地“汪”一声后,然后滴溜溜地跑开。

没几天,姑娘走了。金凌松了一口气。可是金凌还是有其所思,他抿着嘴,一手支着脑袋,一手在纸面上乱涂乱画。他得出结论,他要加紧对江澄的攻势。

“舅舅,这个法诀两本书上的描述不一样······”

“舅舅,我这套剑法练好了,我练给你看看吧。”

“舅舅,我也想练长鞭,家里还有合适的法器吗。”

“舅舅,我以后一定不偷偷跑出去夜猎了,所以以后你要出去的话要带着我啊。”

金凌每次去找江澄,江澄都会认真回复,虽然有时会骂金凌笨,但是对于金凌的突然发奋感到很欣慰,连脸上的阴鹫都在与金凌相处时缓和了不少。而金凌呐?

当时江澄叫他再练一剑招,他练完正要收势,江澄一步上前,手包住金凌握剑的手,带着金凌又练一遍。当时金凌感受到江澄的手掌硬朗温热,他直了直背,就贴紧了江澄的胸膛,胸膛之下心脏炽热有力地跳动。站在一旁的锐利眉眼终于靠近了自己,而且还确切感受到了他的温度,金凌觉得,世界都顿时明晰了起来,换句话说,整个世界都亮了。

金凌因为练剑用功过度,身体也开始吃不消了,江家的医师也开始给金凌揉背按摩的,有时还要施几针。金凌不想前功尽弃,他还要继续对江澄的攻势。

“金凌,你先给我好好歇着,你以为累坏了不要别人照顾啊”,江澄其实是心疼金凌,“不好好歇着我就打断你的腿,听见了吗!······你在那嘟嘟什么,听见了就他妈给我吱一声。”

于是金凌一面被江澄的几句话怼地很开心,一面也放慢了节奏。

2。

江澄又出去了。

江澄出去了几天就回来了。

江澄回来了,身旁还是跟着那个姑娘。对,肩并肩回来的。

金凌得知之后,脑袋里“嗡”一下。不行,他要去看看。

绕过歪脖子老槐树,没有。跑过女墙,没有。花园里假山石旁,没有。缓一缓。祠堂附近的亭子里,没有。金凌满肚狐疑,按照上次两人的行踪来看,这次舅舅也该带着那人满坞闲逛啊。

金凌想,那就姑且先回房吧。缓步之间,转头余光扫过长廊。

长廊依着荷塘而建,此时正是藕花将开未放的时节,放眼而去满目荷叶在风中摇曳,荷花花苞从叶的缝隙中探出来,也在缓缓摇荡。廊子里,那位姑娘好像是不小心绊了一下,身子轻弱像是要倒,江澄将她扶稳,而后一把将她捞到怀里。

金凌踉跄了几步,而后跑开了。那一幕在他脑子里抟旋俯冲,难以淡去。

晚饭时。

三个人围着一个小圆桌而坐,江澄左边是金凌,江澄右边是那个姑娘。

那个姑娘长得很好看,弱骨丰肌,坐在那里像是一团白云。姑娘很爱笑,笑起来轻轻的,看的人心里暖暖痒痒的;姑娘说起话来也轻轻的,让人不禁想起自己脸上的纹路。

姑娘她拿起筷子,先给江澄夹菜,再给金凌夹菜,然后再给自己夹菜。

金凌蔫了吧唧的,像一只斗败的公鸡,像经过霜雪的大白菜。他听起来有些僵硬地说,“哦,谢谢,您”说时也没看着那个姑娘。

对于金凌这个反应,要是在平常,江澄准把金凌批评一顿。但是现在江澄给那姑娘夹过去一口菜,然后平静地说:“谁知道他怎么了,估计是个练剑累着了。”

金凌低头不语,直直看着那姑娘刚才夹到他碟里的肉块。肉块反射出一种琥珀一样的高光,使它看上去很像一种蜜蜡。

晚饭后。金凌独自坐在长廊里,流风清冽,弄乱他的碎发。仙子从廊子那头跑过来,然后前爪搭到金凌腿上。

“仙子,谁让你过来烦我的!”

“汪。”

“你别吵我了。”

“······”

“听到了吗,听到了就出一声。”

“······”

“仙子,你要再不乖我就打断你的腿。”

“···唔····”

“我不是让你别吵我吗!”

仙子眨了眨眼睛,眼里一副迷惑的神情。



后来,江澄要结婚。江家给各家族发了喜帖。

金凌想,这得是梦便好了。奈何漏尽钟鸣,鸡鸣枕上。

本来就是他单恋江澄,他和江澄也没什么可能。现在,有人陪舅舅了,其实也挺好,是吧,呵呵。

除了心里有点涩有些堵,除了目光越来越离不开江澄,除了有些发蔫有时走神,除了笑容变得僵硬甚至几分呆滞,金凌还是也努力帮忙操持婚礼。

3。

水面清圆,一一风荷举。

大婚之时,正是藕花胜放。

这一面是美轮美奂,红幡飘展;那一面是荷香馥郁,红莲似燃。

红莲绽放。满眼,红与绿相映衬,很是热闹喜庆。

江家不光给各家族发了喜帖,还给云梦各户发了喜酒和喜糖。云梦人民见江澄终于结了婚,也向江家送去了祝福,还在自己家门口都装饰了红色灯笼,在自己的小船上系上了红绸带。整个云梦就这么红了起来。

大婚当日,江家门人统一换上红剑穗,在大门口迎接各族来客的门人穿的更是讲究。

合族纷纷来到江家,送上祝福,送上贺礼。江家门口,车水马龙。还有御剑而来的散仙们,他们的剑在云梦上空留下各色光轨,然后他们帅气着地,拱手称贺。

哦,对了,那姑娘送给了金凌一条蛟筋,让他作鞭子使。

金凌去看了看江澄房间的布置。

芳香芬烈,红帐高张,裀褥重陈,鸾枕横施。

江澄也来了。他眉间戾气淡了,眼中阴鹫浅了,仔细看去,还有些掩不住的笑意。

金凌就迎面笑了过去。

借故走开,金凌还在竭力保持笑容,嘴角往下掉,他就往上吊,所以嘴角看起来是抽搐的,像是在岸上快要晒死却还使劲固秋的鱼。



T!B!C!

后面我写了部分,但没写完

点这里=http://fuqufuyouyujiaoliao.lofter.com/post/1eba53b7_10a32930


评论(3)

热度(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