芙蕖蜉蝣与鹪鹩

唯有那吃人的老虎,心里竟觉得舍他不得。

道长不在的晚上(薛箐)

*像原著致敬

*可能就OOC了

*我的第一篇义城组


正文


夜深,月光从云的缝隙中漏下来,像是掉下来细碎的石英。义庄的门道长刚刚修过,却还是偷溜进来了几缕月光。

 

道长夜猎去了,只剩薛洋和阿箐两人在义庄里。

 

烛光昏暗。这只蜡烛是道长买的,虽然道长他自己不需要,阿箐名义上不需要,但是为了薛洋,还是买了蜡烛。

 

烛光昏暗之下,棺材与桌椅看上去都像是蹲伏的野兽,但是它们还是反射着橙黄的光,像是抹了一层蜂蜜。

 

阿箐吃着薛洋削的苹果,苹果削成小狐狸的形状。这是二人的宵夜。

 

薛洋在边哼着小调边削苹果,好像是在照着阿箐的模样雕刻。

 

阿箐自然是有了脾气,但是只好忍受。

 

薛洋把身子挪过来,“小瞎子,你挪一下呗。”

 

“哼,我要告诉道长,他不在时你欺负我!”阿箐说。

 

“我怎的欺负你了?”薛洋问。

 

“你肯定是觉得我这里稻草厚,过来就是要跟我抢。”阿箐说。

 

“好,那么这儿的稻草就都归我了。咱们骑驴看唱本——走着瞧。”说完,薛洋笑了一下,眼睛弯弯的,还露出了小虎牙。

 

“哼!”阿箐把头转向一边。

 

然后就听见很清脆的咬苹果的声音,阿箐又把头转了回来,只见苹果雕成的她,半张脸都被一口咬掉了。

 

阿箐装瞎,自然不会明说表达自己的愤怒,“你个坏东西,欺负完我竟然还好意思吃苹果!”

 

薛洋笑笑,特地又更是使劲咬了一口。苹果阿箐的头就看不出来是头了。

 

“你个坏东西,一天到晚就知道欺负我,你有本事欺负道长去啊,当初就不应该救你!”阿箐说。

 

薛洋继续保持着笑脸,却把刚才削苹果的匕首拿了出来,隔着阿箐的脸一寸,好像在描摹阿箐的脸型,也好像在琢磨该如何下手。

 

“你个坏东西,怎么不说话了?怎么今天这么怪,话这么少!难道是良心发现,知道自己理亏了?”阿箐虽然对于薛洋手中的匕首有所忌惮,却还是往薛洋那个方向直起身子,表现出一脸蛮气。那匕首尖随阿箐而动,始终与阿箐是有那么一寸之余。

 

阿箐必须表现地像平常一样牙尖嘴利,“坏东西,你是不是良心发现了,是不是觉得道长跟我对你特别好了?要不是道长和我,你早就变成尸体躺在路边没人管了呐。”

 

“只是倒在路边没人管吗?外面那些人不会这样的。他们会继续利用你的尸体,他们会把尸体卖到黑店赚点钱,然后也把从你尸体上搜罗出来的物件都卖掉。”薛洋把匕首从阿箐脸庞旁边移开了,他开始把玩这把匕首,目光也随之变得深沉。

 

阿箐语塞了。

 

她有幸跟随了道长,和她那以前受人欺负的日子保持了一定的距离。但是薛洋这番话,又勾起了她对那段日子的恐惧。她假装目盲,却在人世间看到了更多的弱肉强食,看到了更多的凶残狡诈的人性。

 

 

阿箐隐隐感到,这个坏东西曾与她自己是同类,都被欺凌过,也都挣扎过。

 

阿箐毕竟还是少女,如此一来,她便消了些许怒气,放缓了语气。“这又算得了什么,我以前还听说过更残忍的呐。”

 

听见这话,薛洋抬头一笑,“这你就用上残忍这个词了,这不过是一些像棉花一样柔软的手段而已啊。”

 

阿箐又是语塞了。对,人世间光怪陆离,什么都有。

 

“想不想听听?”薛洋一副凶狠神情,探身过来。阿箐感觉压抑,但是薛洋还是缓缓靠近她。脸都快要贴近脸了,薛洋终于停了下来,伸出右手,给了阿箐一记爆栗,随后安安静静坐了回去。薛洋笑地人畜无害,像是刚才什么都没发生。

 

阿箐一竹竿就向薛洋那边扫去。薛洋抬起左手,两指轻松将竹竿夹住。

 

“你······你个坏东西!你都打了我了!”阿箐又开始气上来。

 

薛洋依然天真地笑得像个孩子。

 

阿箐将竹竿往回拽,薛洋也把竹竿往他那边拽。

 

突然,薛洋松了手,害的阿箐后背和脑袋直接撞向了墙。

 

阿箐吃痛,揉了揉痛处后,遍去伸手满地摸竹竿,想几竿戳死这个坏家伙就得了。

而竹竿上确有了血迹,摸起来温温滑滑的,阿箐将沾了血的指尖放到鼻尖闻了闻,急忙道“你流血了,你,你没事吧?”阿箐心中竟有了丝毫歉意。

 

阿箐摸了摸竹竿血迹汇集处,竟摸到了木刺,想必是他被木刺划破皮肉。“你没事吧?是不是很疼?”阿箐才发现,自己是对薛洋多么地关心在乎。

 

薛洋呆呆地盯着张开的手掌,那手掌只有四指。他面无表情,眼神空洞,去掉了嬉皮笑脸的他,看上去只像一个白净的书生。

 

阿箐见薛洋还没回答,再问,“没事吧?”

 

薛洋转过去,起身,吹熄了蜡烛,屋子里顿时黑了下来,“睡吧”,薛洋声音低沉,像是有所思绪。

 

阿箐便咽下去在嘴边的话,乖乖地进她的床铺小棺材了。

 

阿箐呆呆地躺着,看着从棺材上掠过去的月光,微小的灰尘在月光里翻滚。

 

忽然有一个影子碰折了这几缕月光,随后一些温暖的稻草被放入阿箐的小棺材。

 

是夜晴朗,必然更加清寒,薛洋就给阿箐多添了些稻草。

 

全文完

评论(2)

热度(230)